老人与孙


那天在谷中城路边喝咖啡,无意间看到一个老人牵着孙子,无所事事的,似在等车。小孩瞥见摆设用的盆中花,那些千百路人经过都不看一眼的饰物,好奇起来拉爷爷去看,爷爷不发一言的跟着。如此平凡的场景,竟让我湿了眼睛。

那是多么单纯的快乐。在小孩发现手机屏幕以前,周围每一件物事都新奇。花美丽吗?花危险吗?他想去看看,又觉得不安,幸好爷爷在,在爷爷温暖的手心里,就没什么好怕了。

这数十载人生啊花开花落无数,爷爷和四周大人一样,已看得心里长茧了,不会再留意这些平凡日子里的平常东西。此时的生活中,唯一可唤醒儿时初见花朵那种喜悦的,或许只有孙子的笑容。

这场景我见过,那是很多年前,我爸爸牵着我刚会走路的儿子。我们一家去小食中心用餐,儿子对他新获得的行动力似乎特感兴奋,总喜欢到处走到处看,偏又走得不稳,总要大人扶着。那天,我爸爸主动要牵孙子走走,半弯着腰,随着孙子到处看。

曾经叱咤报界的老板退休以后,被一小儿牵着走,而两人都似乎很快乐。丰功伟业也好,庸庸碌碌也罢,这就是后来简单的幸福。我看着有趣,用手机录影。当年的手机镜头像素很低,如今重看,画面粗糙如记忆。不过无论多么模糊,这感觉不会忘记。我也不只是拍给自己看,是拍给长大后的儿子看,他以后一定不记得这一幕,我总得让他知道曾有一个那么疼爱他的爷爷。就算画面模糊也好,他会感受到像素里蕴含的幸福。这样的幸福会在以后的平凡日常里忽然浮现,感动他,就像我在谷中城遇见牵手的爷孙那样。

那些爷爷眼中的平凡花朵,有一朵突然变得不凡 — 小孩摘了一朵,送给爷爷。爷爷笑了,拿着花朵,一时不知应该放回花盆,还是带着就走。这是别人的花,能够带走吗?可这也是孙子送他的花呢!放回去不是辜负了孙子,孙子会难过吗?此时车来了,两人上车离开,带着花。

这是件平凡不过的事情,像那些点缀的花朵,平时不会留意。但有些事情如果你曾经记得刻意记录,那么就算它逝去以后,那感觉还会一再浮现,你便永远不会再失去第二次。

不久前儿子生日刚过,已是少年。这天,是我爸爸的忌日。

 

写于2019
2020.01刊于南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