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不尽的病毒


这次华人新年多了一重阴影,噢我不是说武汉病毒,虽然那也很糟糕,我是说鼠年贺词。不知何时开始,每逢新年就要想法子用当年生肖创作标语、贺词。遇到龙马虎年等,那好办,这些动物形象好,龙马精神、一马当先、虎虎生威;碰到猪年也还行,猪笼入水也不错。牛羊类嘛平凡无所作为,总不成恭贺别人做牛做马、送羊入虎口,怎么办呢?用谐音,把“洋洋得意”写作“羊羊得意”,又如“兔气扬眉”等等。
 
碰到蛇年、鼠年就头大了,这两种动物形象不好,自古以来没有好话:蛇鼠一窝、蛇头鼠眼、鼠窃狗偷。怎么办呢?大家还是用“羊羊得意”那一招,想以谐音挽救老鼠的形象,最常见的是用“数”,如“鼠一鼠二”、“鼠不尽的欢乐”;其次有“属”,如“好运鼠于你”等。喂朋友,不work啦!
 
问题在于“鼠”,它的负面意思太重,一般的谐音“创意”不足以扭转。就好像请纳吉来讲廉洁、请肥仔刘来讲公民责任一样,一点说服力都没有。而且写这些贺词的人没想透彻,像“鼠不尽的欢乐”,字面上的意思其实是“你家老鼠多到捉不完,不过你很享受老鼠很多的乐趣”。好好说“鼠年行大运”,就得了。
 
老鼠就是脏东西,它带病带菌,但世上确有人吃老鼠肉,如寮国、缅甸、柬埔寨等,据说这是他们菜单上的”正常“项目,我猜想是因为过去贫穷,能吃就不要浪费,吃着吃着也就成了平常事。但有些中国人也吃老鼠,就未必是因为贫穷了,民以食为“天大乐趣”,中国人的饮食选择向来匪夷所思,什么猴脑、熊掌、鱼翅的,而且做法残忍。病从口入,乱吃野味吃出祸来是迟早的事,就像现在爆发的武汉病毒。
 
武汉病毒在马来西亚引发的担忧,比起2003的SARS、1998的立百病毒更甚,是因为武汉病毒更厉害吗?SARS在全球夺走数百人性命,在我国有过百人死于立百病毒,当时我们都很淡定,为什么如今我国有四个武汉病毒的确诊病人,就有网民说要禁止中国人入境了呢?因为SARS、立百发生于2007年以前,2007年是智慧型手机、社交媒体、聊天app萌芽的年份。今天,你掉了一根毛,在网上转发几次添油加酱,也能无限放大成世界末日。
 
不是说武汉病毒是小事,人命关天,不可掉以轻心,但也不应该失去理智,随便相信和转发假消息,愚蠢病毒比武汉病毒更骇人。
 
不过回头想想,我们担忧害怕,也不是没有理由。话说朋友的父母从新加坡入新山,发现完全没有检疫,觉得我国防疫工作太松散,我倒觉得不是松散,而是效率高,把人员调派到需要的地方。反正能进入新加坡的人,新加坡一定过滤一回了,十之八九没问题,试问我们的工作人员能比新加坡强吗?那么我们的检疫人员调派去哪里?一个在飞机场睡觉,一个在滑手机
 
 
2020.01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