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岗位上睡觉有什么问题?

有人拍到机场防疫人员睡觉、滑手机的照片,在网上流传。流感爆发,他们是国家人民健康的第一道防线,如此疏于职守…… 他们真的疏于职守吗?
 
你如何评定我国的机场?你很难说不好,该有的我们都有了,连不需要有的也有,比如说连接第二机场的偌大购物中心;可是,又偏偏好像少了些什么。这种感觉最强烈的时候,是当你在第二航厦下机,从闸门走入长廊,看着两边干干净净的白墙,白如白痴(对不起写错,我是说白纸)。
 
在台湾、日本等地的机场,这些墙上是一幅幅海报,热情地欢迎旅客,为大家介绍当地民情;此外便是广告,为机场增加收入。我们机场的管理公司如果不是太富,便是有些人也睡觉了,而且睡了很多年。总之飞机能安然着陆就好,周边的事都不重要。
 
飞机能安然着陆,除了因为工作人员专业、设备齐全以外,应该还要感谢上苍保佑。跑道龟裂、淹水,通通“大步揽过”。去年八月电脑系统当机,机场全员出动服务旅客的场面好像很动人,但也不禁让人担忧:这么重要的电脑系统,难道没有后备方案吗?系统设计师也睡觉了?
去年12月,四位中国旅客在沙巴机场“走错路”,没在护照盖章便入境,因而遭逮捕囚禁十来天。中国旅客否认有错,责怪机场指示不明,检查松懈,沙巴机场方面当然反驳。我不记得那里的机场长什么样子,不肯定谁对谁错,但我可以跟你讲一则无从考证的小故事。
 
几年前,有个本地朋友在沙巴上错飞机,飞到半途才发现。空服人员和机长怎么处理呢?他们安排这位朋友降陆以后乘搭另一班机前往目的地,但要求这朋友不要声张。对他来说,总之能去到目的地就好,其他不管。但我则在想,为什么如此秘密呢?大概是要掩饰保安疏漏,息事宁人。
 
这些是没爆出来的新闻,爆出来的印象中也有读过。有些保安人员也像防疫人员那样,睡着了,但更可怕的也许是醒着做手脚的那些人。你想想,每趟飞机的乘客名单都一定要有记录,而这朋友乘往目的地的那一班机,根据记录,他并不在飞机上,他是可以“被消失”的。
 
防疫人员睡觉、打机,也许对他们来说并未“疏于职守”–假设在他们的认知里,他们的工作就是“坐在那边”,而不是身负保卫全马人民健康的重任,那么他们的确是一直很尽责的“坐在那边”。错的是主管,还有主管的主管,以至整个单位的工作文化。
 
没成为先进国不要紧,没有陆沉已是上苍保佑,阿弥陀佛,我们很幸福了。
 
 
 
2020.01刊于南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