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风云

在视频中看过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一群年轻人说,他不被允许使用iPhone,因为不够安全。他是黑莓铁粉,当总统以后特勤局要他换手机,他也不肯,国安局只好特别为他增强黑莓手机的加密功能。后来黑莓没落(因为改错名,“又黑又霉”,能不没落吗?),iPhone也提升了保安功能,美国总统也能用iPhone了。
 
莫说总统、资安部,就算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也知道手机通讯未尽安全 — 可能领袖们太忙没看电影,以窃听为主题的港片有《窃听风云》系列,德国电影有《窃听风暴》,多不胜数。可是我们从来不担心被窃听,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平凡,没什么影响力,谁要来听我们的无聊八卦呢?我们不会advise大人物该做什么,又不懂得那些偷龙转凤、指鹿为马的阴谋。但一国之领袖不同,谈话内容和政策攸关,一通电话可影响民生,甚至国际关系,很难想象前首相对资讯安全马虎至此,但,这真的是因为他马虎吗?
 
监听固定电话(landline)是很容易的事,声音无法加密,只要在屋外或电话站阻截,就可原原本本的听到对话。现在大家都在用手机了,相信纳吉也不例外,资料往往有加密,监听比较不易,却也不是不可能。若通过正常的法律途径,有电讯公司配合,是可能阻截一般通话的。但倘若资安意识够强,改用Whatsapp或Telegram通话,又更难监听,因为这些app有端对端加密,也就是说所有离开你手机的讯息都经过加密,只有接收那端才可解密,阻截了也没用。
 
要对付如此加密的通讯,还是有可能,要好像间谍电影那样偷到目标手机几分钟,加载间谍app或者装窃听器,直接盗取加密前和解密后的声音。广东话俗说“有心人装冇心人”,若当事人自以为只手遮天,万事在握,没有设防,有心人就有机可乘。这些录音是2016年的,啊我想起那年反贪委会前首席专员丹斯里阿布卡欣“被辞职”,只是一时想起随便说说。为什么这些录音到现在才匿名呈给反贪委会呢?你要说是政治阴谋也行,不过你也要想想那掌握录音的人,是否也害怕哪天自己突然被装进油桶然后灌满水泥?
 
窃听道德吗?“受害者”自然会从这个角度炒作,转移视线。该问的是,录音内容所谈论的事又合乎道德吗?伤害公众利益吗?合法吗?噢,原来窃听在马来西亚是合法的,人权律师赛列占左翰说,检察官若相信监听有助搜集罪证,可授权警方为之,最讽刺的是这法律是在纳吉政府执政时于2012年修订通过的。
 
2020.01.14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