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我一个灯笼,还有千千万万个灯笼

土权党副主席莫哈末凯鲁阿占抗议某国中的新年饰物太刺眼,可能因为眼睛有病,不然就是因为心里有鬼,但绝不是因为董总反对爪夷文而引发的反弹,有人这么说是不对的–土权党那一类型的右派,一直以来都在“搞搞阵”,现在不当权也”冇人帮衬“,更要随便借题发挥彰显一下斗士之勇,攻击他人。
 
中庸、理性的马来人不见得认同土权党,华人更加不喜欢土权党,最好他们全都入土为安。可是,换个角度想想,你或许会庆幸有依不拉欣阿里和莫哈末凯鲁这样的人。
 
首先,每个社群都会出现本身的代表组织,像作家有作家协会、艺术家有艺术协会,类推,企图照顾社群利益。华人有董总,马来人就会有土权,像星战的光明和黑暗面(谁光谁暗,视乎你从哪边看),是必然存在的,因互相拉扯而取得平衡。
 
既然土权类人必然存在,你求神拜佛也要希望他们能多极端就多极端,就像新纳粹主义那样。为什么呢?因为绝大多数人不喜欢极端,就算这类团体表面上在维护马来人权益也好,但行为逾越了基本礼仪,且论调愚昧荒唐,就会使自己人也引以为耻,保持距离。只要他们和极端保持更大的距离,便等于靠过来中间多一点点。
 
众政治领袖谴责凯鲁无稽,很快就shut up了土权;舆论一面倒谴责土权党是自然的,因为凯鲁的说法实在太烂。副首相、部长一起到学校重挂灯笼,这动作无疑有点大,可是新年是华人的重要节庆,大动作安抚民情,我觉得还是做对了。网民请不要骂政治人物在演戏,演技、编剧等是列在履历表里面的,是工作的专业要求。
 
幸好土权的演员、编导是依不拉欣阿里和凯鲁这样的层次,没有像马哈迪那样的智谋和心机。土权只是用来煽动情绪的棋子,下棋的人走开了,棋子自己乱走,暂不足为惧。华社自会就灯笼事件发声,但批评土权最大的声音,最好是来自马来社群,才能影响更多马来人。我们要懂得适时压低声量,调整姿态,叫土权不攻自破。
 
你还是觉得被欺负了,是吗?不要紧。要”报答“凯鲁,今年每条大街小巷多挂几个灯笼,新年歌能唱多大声就多大声,恭喜恭喜,恭喜恭喜!

 

 
2020.01.12刊于南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