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成语

“小鸟依人”这句成语,出处应该是古代迪斯尼白雪公主篇。原说此成语初见于《旧唐书.长孙无忌传》,唐太宗评论功臣”甚亲附于朕﹐譬如飞鸟依人”,后用来形容“女子或小孩依傍他人可爱的样子”。What?在某个无所事事的下午,脑子很无聊的蹦出一些古怪的想法–有些我们惯用的成语很古怪。
 
就比如“小鸟依人”吧!不必给我时光机回到唐朝,我也知道当时的小鸟和现在的一样,看到人就会逃,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唐太宗也没法召唤小鸟,只有在唐老鸭的世界里,才会出现小鸟围着白雪公主歌唱的画面。倘若唐太宗的意思是有能臣依附很难得,像要小鸟依傍人那么困难,那还说得过去。否则,这成语真是鸟话。
 
又如“落花流水”,字面上诗意盎然,居然用来形容被对手打得大败而逃。我找找资料,古诗词中确有用来形容美好时光流逝,比如李煜写“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后来怎样变成《》里的“被我那一路钯,打进去时,打得落花流水,魂散魄飞”,真不知道,大概都是猪八戒的错了。
 
蛇鼠一窝”形容坏人互相勾结,但似乎也有逻辑上的毛病。蛇吃鼠,这样的合作关系未免太短暂,最后只能变成一窝蛇。如果这些成语真有毛病,难道都不能用了吗?当然还用。语言是沟通工具,只要说的人所表达的意思,听者能接受无误,就发挥了沟通的功能,目的就达到了。
 
语言是活的,会随时代和环境演化。我曾经很执着于使用“对”的语言,接受不了新东西,最早冲击我的一个词是“粉丝”。“歌迷”、“影迷”、“读者”这些词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借英文谐音呢?但想想有多少艺人歌影视多栖,甚至著书,好像也需要一个新的词以涵盖各类追随者。如今,还有一大堆流行的网路用语,我已经跟不上进度了。
 
生活在多语的马来西亚,语言之间本就相互影响,你知不知道”amoi“和”apek”早已被收录在语文出版局的官方字典?网路更把全球串成一块,语言的演化比以前更快。最近因为做产品文案工作,多学了一个词“傲娇”。“骄傲”我懂,“娇柔”我也知道,什么是“傲娇”?原来这源自日本动漫,形容为了掩饰不安而故作高傲,和中文的“刁蛮”又有不同。
 
成语都是古代流传下来的,变化不大。那时文字流传不如现代方便,只有够分量的人物才能著书,然后大家都在读这些”意见领袖“(KOL)限量的著作,重复他们说过的话。我一直很好奇现代会否产生一些新的成语?在这资讯过量的年代,大家都各说各话,大概反而更不容易了。
 
 

2019.12刊于南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