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爪夷文,又有什么问题?


我有一个马来诗人朋友查玛,在一次英语诗歌活动初识。他的大名我以前就听过,朋友告诉我此人三语皆晓。见面时查玛果然和我说华语,他说他喜欢中文,可惜华小以后就甚少接触,对能升学独中的兄姐颇为羡慕。那天,他跟我买了几本我的著作。
 
友族送子女进华小、独中已不是新鲜事,我至少有两个马来朋友这么做。《访问》网曾为此现象做过专题,2017年后在全国华小中非华裔学生已占超过一成。另外,霹雳育群华小在这年变成没有华裔学生的华小,21名学生全是巫裔。至于为什么裔家长如此选择孩子的教育方向,一般理由是华小纪律严明、思想教育方式灵活等等,建议有兴趣者搜寻原文详读
 
看到非华裔用中文,不管是马来人、印度人,或是美国人、日本人,我们都一定倍觉亲切感动,甚至虚荣 — 有外人愿意花力气学习我们的文化呢!我们知道学新的语言要费很大功夫,世上有多少人终其一生只能掌握一种。同理,马来人听到、看到异族人学习他们的文化、使用他们语言,应该也一样觉得亲切感动。
 
那么,若出现相反的情况,马来朋友看到华教团体大力排挤仅三页的爪夷文课文,你觉得他们心里滋味如何?
 
我所观察到的是,一部分马来人拥抱中文,而大部分华裔却马来文心怀敌意。我知道读到这里,一些华教中坚支持者会开始想“提醒”我关于华教过去的辛酸,对马来文政策的抗拒乃冰冻三尺;我是华小生、独中生,不必怀疑我对华文的认同。但现实是这样的:马来文是国文,爪夷文和马来文历史息息相关,在课程内介绍爪夷文本无可厚非。
 
草根的马来群众本就对华人抱有戒心,尤其在行动党掌权以后。华教团体抗议爪夷文课纲,只为他们确认了华族的确在抗拒马来文化,加深彼此间的鸿沟。为什么我们不能发挥海纳百川的肚量呢?我怀疑华教团体领导层有太多思想、心态一致的人,同心同德自是好事,但也可能陷入“集体思考”(Group Think)的陷阱,持续在被害的心态中一再捍卫些什么。爪夷文只是其中一件挑起“捍卫”神经的事,如果华教持续以“堡垒”心态经营,无助于族群之间的沟通。
 
或者大家可以这么想, 我在华小、独中都有上马来文课,而且节数比重很高,可是我的马来文还是超烂。那么,你觉得在华小的环境里,大家都是华人,都以华语、中文沟通为主,那三页爪夷文能起什么作用呢?就算是三本爪夷文都好,又能起什么作用呢?
 
 
 
 
 
2019.12刊于中国报
 
 
 

 

知道爪夷文,又有什么问题?”的一个响应

Add yours

  1. 爪夷文不是问题,重点是教育部这个决策机制绕过了华小董事部,如果此事成行,那么以后无论数理英化、双语教学、不谙华语高职、不具SPM华语资格师资,任何的一切都可以绕过董事部,直接家长决定,不管母语或华语或淡米尔语,大家一起灭了。

  2. 你放的圖片,充分的灌輸爪夷文=國家,國家=爪夷文的政治洗腦意識形態,你認爲這種内容沒有問題嗎?你大概不介意你的孩子受這樣的洗腦教育。

  3. Pingback引用通告: 董总在放火烧桥 – 周若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