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笑飞行车了


这是大约十多年前的事情吧,对人物的记忆十分模糊,只记得事情内容。话说某日因为工作,在某家公司会见一位白发长者。这位长者我不认识,递了名片给我,我还是不知道他是谁。他似乎有点沉不住气:”我曾经是XX副部长。“
 
我有一种super power,就是能吸引长辈对着我话当年,而且他们会变得很长气。当年X副部长说的我大多忘记了,只记得他非常唏嘘的感叹:”当年我做了XX,还有XX,现在谁还记得我?“
 
我依稀记得XX是很重要的事,但我实在不记得细节。这位长辈,很可能是已故的拿督斯里郭洙镇,我找来他的照片,有点像,但不能确定。如果真的是他,那么X事件可能是促使删除1961年教育法令21(2)条文,消除教育部长把华小改为国小的权力。
 
我年轻时曾动过从政的念头,很幼稚的想为国为民一番。爸爸知道了有点慌,马上告诫我:This is a thankless job。当政治人物,你做得好是应该的,没有人会感谢你;若你稍有过失,则惹千夫所指。我是个表演者,那么喜欢掌声,怎接受得了天天被人丢鸡蛋?于是很快就打消念头。
 
最近我们在向飞行车丢鸡蛋。不只人民在丢,首相过去也不止一次有意无意地揶揄飞行车。如今要试飞了,企业发展部长里祖安还要亲自试乘,民航局又不让它飞,交通部长陆兆福说这明明是无人机。里祖安慨叹官僚反应太慢,人民看到的是各部沟通不良,内阁成员互相捅刀。
 
里祖安本来要试乘的飞行车是中国制造的,当然说法是中马合作项目,官网的名称是”亿航载人级自动驾驶飞行器“,已经是公开发售的产品了,试飞应该不会造成另一场补选。里祖安可能对于交通变革有他的理想,可是我们的人民惯性抨击一切看起来”不切实际“的本国项目,这是default mode,并不会深思。
 
飞行车真的不切实际吗?据报导说,印尼已和中国公司签署备忘录,将购入一千台作农业用途,帮助绘制地图和喷洒农药。里祖安若真想推动新的交通工具,可在用途方面多加说明。比如说,我可以想象这是绝佳的急救工具,可直线飞到意外现场,避开所有交通堵塞,第一时间救人。没有泊油路的地方车子无法轻易到达,飞行车可以。这样,人民能看到飞行车的好处,知道部长的用意,就不会再随便谩骂了。
 
飞行车要投入运作,还要经过重重官僚制度。我记得以前油电混合汽车在国外通行许久了,但迟迟未进入本国市场。我问车商,他们说因为交通局的车类列表里,迟迟未能多加一个项目。里祖安真要飞行车飞得起来,需要人民支持,有了支持的声音,那么也许各部门就不敢拖太久了。有先进的飞行车服务人民,不好吗?此事若成功,人民还是会感谢领袖的。这不一定是thankless job。
 
2019.11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