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是底裤!(香港加油?)


香港加油?那是我数月前也说过的口号。我发表过支持香港示威的言论,几乎参加在吉隆坡撑香港的集会。现在我不敢随便喊口号了,不是不支持民主,不是不反对霸权,而是怕听的人搞不清楚我到底在为谁加油 — 我绝不是在为汽油弹加油。
 
在香港初时的集会相对和平,数十万人走在街头,情绪高涨,难免会有人失控,发生一些暴力事件。媒体会放大报导乃正常操作,因为流血、火烧的画面总比静态的人潮来得吸睛。中国大陆必须妖魔化港人的民主诉求,也是意料中事,把示威者一律标签为暴徒。有坏人就要有英雄,故事才完整,在中国媒体大一统的说法中英雄是港警,比方说专访因葵涌警署冲突成名的“光头警长”刘泽基,邀他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庆祝大会,把他捧成超级英雄的样子就是了。
 
人性本善,我不相信暴力行为是本意。警民冲突持续多月,中共政府吹捧警方,也是使得暴力冲突越来越剧烈的原因之一。警察也是人,有情绪、有尊严,需要被认同。本来矢志保卫的市民,变成每日攻击自己的“敌人”,执行任务之际还得面对全球媒体批判,如果这时候有一把魔音在不断称许自己,能不听吗?市民都变成魔鬼了,破坏公物、抛汽油弹,甚至自制弓箭攻击警察,在如此紧绷的心理状态下,警察开枪是迟早的事。
 
人民也把警察认定为魔鬼,遂生成暴力的恶性循环。这种愤怒不只针对警方,连所有支持警察、中共的异议者都被当作十恶不赦的敌人,甚至可放火烧之。要争取的民主本就应该包容不同的思想和言论,然而当政治立场变成类似宗教的狂热以后,就没道理可说了,有些人甚至能做出像放火这样泯灭人性的恶行。
 
暴行的消息流传起来比任何和平示威都来得快和广。原本同情示威者的人,因为在媒体上”只“看到暴力行为,从此噤声,甚至改变立场,因为根据他们的说法“暴力是底线“不可逾越舍吉亚.坡坡维治和马修.米勒在著作《革命蓝图》中谈到,纵观历史,暴力革命带来的转变往往不持久,和平抗争促成的改革通常相对稳定。为什么呢?因为暴力总是会让人反感和害怕,以致人民不敢参与,外人不予认同;和平抗争才能招揽更多参与者,共同改革,并维持改变之后的局面。一部分港民的暴力行径,动摇了原来的支持者,削弱了国际上支持民主运动的声音,十分可惜。
 
而这些支持者的沉默,让亲中派的声量更高、其同温层内共鸣更盛,这现象在马来西亚尤其明显,在香港相关新闻底下的留言中充斥”射杀学生“类的语言暴力,撑港者像面对四面楚歌,更不愿意发言,以免惹来霸凌。于是在外人看来,马来西亚果然还是胶产国。
 
香港事件分化马来西亚华人的程度,超乎我原本的想象。亲中和撑港两种立场,像支持不同球队那样,变得水火不容。两种立场都是立场,姑且不论谁对谁错,但两者皆走向极端,两边全无中间对话的缓冲区,就很不健康。亲中的认为中国是完全的对,可以杀人放火;撑港的容许示威者不择手段,可以毁桥封路。只要平心静气理智思考,就明白两边都不可能绝对正确。
 
大马华人亲中的理由,很多人谈过,我不打算再深论。生活在民主国家,会支持中国的立场,一为情感,二为利益,和理智、正义无关。某友谈起一日和长辈在茶餐室,长辈恶言谴责香港学生。当时有一中国人在旁用餐,默默无言。长辈说到剧烈处,对一旁的中国人说:”应该开枪把闹事的学生都打死!你说对吗?“
 
中国人只淡淡的回了一句:“不是每个中国人都盲目爱国。”
 
这是什么意思?可圈可点。他在说也有支持香港的中国人吗?还是在说:连中国人也未必反对香港,你这马来西亚人在干嘛?可是长辈就像一般的狂热分子,耳朵会自动过滤不中听的声音,继续说他要说的。某友也不打算和长辈在公众场所顶嘴,所以在那茶餐室里只有一种声音,那位中国朋友也只能听到那把声音,这声音应该会响亮到飞越南中国海,直达北京。在马来西亚办的撑港集会,中国大使馆居然主动对本国华团施压,气焰逼人。他们可以这么做,因为从表象看来大马九成华人都站在中国那边。
 
我们需要另一边的声音,这声音不是用来说服亲中派的(因为不可能,胶之所以为胶因胶着也),而是要制衡,让世界知道有想法不一的群众存在,莫让强权为所欲为。本来支持香港却又因为暴力而噤声的朋友,或许应该这样想:原本支持香港的理由是什么?是因为认同自由和民主,是因为香港人民应该拥有追求自由的权力。暴力行为出现,是一部分人用错方法了,但这个民主的宗旨并没有改变。你只是不认同部分人的方法,并不是否定他们的大方向。
 
暴力是底线,所以不能支持香港民主运动?暴力不是底线,暴力是底裤。如果可以,我也想衣冠楚楚的出门,只穿底裤上街多难看。可是啊有人用强权扒掉我自由的裤子,我只好穿着底裤去讨回我的裤子。我知道穿底裤满街跑是不体面的,但是我没了裤子。你可以谴责我,干嘛不花点心思先找报纸、毛巾围着下半身?但不能否定我追回裤子的行动。
 
亲中狂热派开口闭口要打死穿底裤满街跑的人,明白事理的人如果不声援一下没裤子穿的人,就会让脱别人裤子的强权彻底赢了。我不是在为汽油弹加油,我是在为追求民主的人加油,为维护人民自由和权力的人加油。把裤子还给他们!
 

 

5 Comments Add yours

  1. 张海洋说道:

    周若鹏,如果暴徒阻止你搭地铁,放火烧你家,再用砖块砸你父母的头让他们死掉,你还会写这样的文章为暴徒辩护吗?

    1. crpeng说道:

      我没有为暴徒辩护,我说他们泯灭人性。请看清楚再说。

  2. 許永林说道:

    我也不讚同”应该开枪把闹事的学生都打死!你说对吗?“這句話。
    裡面說示威者的一些暴力事件會被放大,不好意思不管是示威者或警察都一樣會被放大,警察的過度執法或是暴徒(不是示威者)的暴力事實存在,而且還不少!!

    文章說底褲等於底線,那麼別故意去把內褲弄髒或塗上其他奇怪的東西,請把沾了“縱火、燒人,毆打、和暴力”的髒內褲換掉,髒了的內褲只會讓人有衛生或增加患病的可能,示威者可以去爭取或拿所要拿的“褲子”,有些人選擇用毛巾圍著,或使用其他替代衣物如泳褲等各種方法,但重點是怎麼去拿自己的褲子,拿褲子的方式是什麼,請不要為暴力做各種洗白。

    如果示威者或他人可以同意以暴徒的方式,用弄髒內褲的手去拿“褲子”,那麼褲子也已經髒了。已不是原先所要拿的“褲子”了(暴力的自由)。
    當局者選擇沉默或不評判,那和默許這些暴力行為有什麼分別,該割席就割席,把示威者和暴徒分清楚。

  3. 許永林说道:

    說到明白事理的人,我個人認為每個人有權利爭取想要爭取事物,不管是中國說的“被西方強權利用也好”,還是美國說的“獨裁”也罷;不是全部示威者都是暴徒,声援示威者沒毛病,但不是暴徒,明白事理的人不會一味地去幫追求民主的人加油,因為裡面也包括为汽油弹加油(暴徒也在其中),而是幫助以非暴力方式追求民主的人加油。
    可以去支持和該不該譴責不是不能分開的,這才是明白事理的人,對吧。

  4. 許永林说道:

    還有一點,這次示威的起因是“逃犯條例”,你可以說“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只是先挑起反送中問題和誤導宣傳的人,造就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罷了,“逃犯條例”並沒毛病,沒看條例細節的人才是問題所在;在剝奪他人性命,正義還得不到聲張時代,褲子在被脫的時候,自己已經脫衣了。
    無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