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的声音


Urbanscape正在城中多个热点进行。这是什么东东?真不好意思,我也是今年才知道,如果不是查玛拉斯兰邀我表演,并请我安排《诗无jidan》诗歌朗诵open mic作其中一场活动,我很可能还不晓得。知道了本来也不觉得怎样,直到有朋友讶异的对我说:“啊真了不起!Jidan居然能成为Urbanscape中环节啊!”我才去找找资料,原来这是17年前便已开办的艺术节,算是知名品牌了。为什么我之前完全没注意到呢?

查玛是诗人,写英语诗歌为主,是在我参与英语艺文圈时认识的。他为Urbanscape承办诗歌环节,集结诗人20余。筹划期间写了一封长信表达初衷和歉意,他希望能呈现隆城诗人全貌,不限种族也不限语言,因此人多了酬劳预算也就少了些。大家当然都不介意,而我尤其感动,也感唏嘘。我一直在努力为中文写作圈开一扇窗,向其他语系的邻居招招手,终于有人也为我们开一道门,邀请我们去坐坐。我怎能拒绝这样的机会?

昨天我在鬼仔巷表演,同台诗人有黎姞迎Kimchi Lai、张美Chong May、夏艾颖Gwendoline Esther Hay,另一组合是Dhinesha、Veshalini、Pavithra、Yusintha。有没有注意到鲜明的华印之分呢?这是查玛的用心之处,这不是“一个马来西亚”的戏码,华人有华人的心声,印度人有印度人的难处,只有这样呈现我们才能说自己的话,否则就会彼此稀释。在街头演出,我本来担忧观众人数和素质,后来知道都是多虑。不知几十人围聚一起,什么种族都有,华人组合在里头表达对马来尊严大会的反应。观众全神贯注看我们演出、听我们的诗歌,这样的交流比剧场的感觉更真实,那有什么好唏嘘的呢?

我办了多场《诗无jidan》,这是让中文诗歌爱好者朗诵和发表的平台,不限成名诗人,过去几乎每一场都在为参加人数挣扎,而英语圈的活动总是很自然的热闹着,而明明英语圈的人数远比华语圈少,凝聚力却比我们强。查玛召集的20余位诗人中,其实只有我一把华语的声音。我搭桥拉线两三年了,总觉得彼此交流仍然不够。不过,进展虽慢但总有一些,以前乔治市文学节完全没有马华作家,数年前起变成会固定邀请,算是比较让人欣慰的。

下一场《诗无jidan》在11月23日星期六下午6点的鬼仔巷,这是查玛特意安排的 — 华语的声音,这声音会有多响亮呢?希望我们不会辜负了他的心意。

 

2019.11.17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