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好取消一场讲座


林连玉基金会取消了台湾学者何明修的讲座,我觉得没谁会真的责怪他们。官方说法是,“从台湾与香港看世界华人的社会活动”这样的主题因香港时局而显得敏感,尽管是学术讲座,恐怕民众议论失焦,为讲者和主办方带来压力。而在林连玉基金决定取消讲座以前,多个协办团体已纷纷退出。
 
为什么要退出呢?本来退出也就算了,林连玉基金会前主席邹寿汉还召开记者会,声称协办单位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列名协办的。呵呵,这可能吗?现任主席刘志文便驳斥了这个说法,可是无论刘说什么,邹是顺利的、公开的为各退出单位和任何可能反对中国的言论划清界限。
 
邹说得是,这些单位诸如南大教育与研究基金会、永春会馆等,都和中国渊源甚深,自是比较认同祖籍国。浏览南大过去的活动,或多或少都和大陆相关。华团领袖也不乏在大陆经商的,以和为贵最重要。全身而退,谁也不要得罪。
 
邹说得委婉,不是反对谁,也不是支持中国,而是支持马来西亚的外交政策,也就是认同”一个中国“。因此,他认为不宜把港台课题带入我国华社讨论。况且,讲座会主题和基金会宗旨不符。邹这位前主席的此番言论还真叫我心寒。
 
林连玉基金会网站的宗旨页是这么说的:“整合学术文化资源,探索社会发展方向”、“广结各方志士,建设公民社会“。为了贯彻宗旨,基金会向来都在办学术讲座;此外,长期经营《当代评论》杂志及网站,邀各方学者、评论作家对公共议题发表多角度意见,传播思想,鼓励读者独立思考。邹这位前主席是否太久没有关注基金会的宗旨了?
 
在我国以学术角度谈港台课题,有何不妥?和谈美国、欧洲、外太空课题一样,都没什么不妥。我在台湾遇见《做工的人》的作者林立青,万料不到他会和我谈起马来西亚的政治民情,所知不比我少。小学时不就已经在教我们”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吗?若没有看天下事的胸襟和见识,难免会被全球化的时代抛离。林连玉基金会办的讲座完全没错,心系祖籍国的人要划清界限表态也没错,但若回头抹黑主办方以粉刷自己,就很丑陋了。
 
林连玉基金会的宗旨包括发扬林连玉精神,说的是“公义、自由和平等”。我反对自我审查,崇尚言论和思想自由,但我也知道那是理想,现实的压力有时难免会让人折腰,所以说我对林连玉基金会的情绪是同情而不是责怪。君子如竹有节,方有抗风的韧力,不致断折。撑过狂风以后,依旧挺拔的。
 
 

2019.11.05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