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要看场合?有人说


黄彦铬在马大毕业典礼上抗议,高呼“这里是马来西亚人的土地”,举牌要求在马来尊严大会上发表种族主义言论的副校长阿都拉欣辞职。有两类人,对此事持不同看法。第一类,是对尊严大会不止有心理需求,搞不好还会有生理反应的人。这类人会为阿都拉欣的演说流泪鼓掌,自会不假思索便谴责黄彦铬。
 
不是第一类的都是第二类,比较没有尊严危机,比较能理性思考,会知道副校长种族主义色彩浓厚的演说本就不妥;可是,也有像敦马那样的说法:学生抗议有理,但要选”适当“的场合。这不无道理的,毕业典礼标志着毕业生“苦读”的成就,可以是很庄严的。因为黄彦铬一人有话要说,就干扰了典礼流程,在其他毕业生的记忆中留下“污点”,不是十分自私无礼吗?无怪乎马大还要报警了。
 
黄同学做错了吗?毕业典礼真的受破坏了吗?其他毕业生真的受干扰了吗?那,要看你用什么角度去看。什么是“适当”的场合和管道?据黄同学所说,校长从不曾书面回应学生诉求,再者校方也没有提供所谓的沟通平台,但这都“不足以”合理化黄同学在典礼上的行为,能合理化其行为的,呵呵,正因为它“不合理”。
 
示威,何曾有过适当的场所呢?这本就是在所有例常管道都失灵时不得已的表达方式,引起社会关注和支持。通常示威者要讲的话,本就不是当权者爱听的,所以校长没有回信,警察用催泪弹和水炮招待Bersih示威者。Bersih集会占据市中心,影响交通和商业活动,恰当吗? 缅甸番紅花革命、2011年埃及革命,要选怎样的地点示威才叫合理?甘地发动食盐长征,率领民众到海边煮水取盐,和英政府的”食盐专营法“对着干,这行为算是违法了,还能合理吗?
 
如果黄同学选了个被允许“的地点示威,那么他这次的抗议势必如流星闪逝,如此平常的举动不会引起大众广传视频,不会引起马大学生会声援,大马人民之声、行动党社情团不会促请副校长下台,西蒂卡欣、再益伊布拉欣等社运人士也不会表达支持。如此说来,不管黄同学是否有心算计,他所选的场合再也“合理”、”恰当“不过了!
 
他破坏了毕业典礼吗?学府的中立和尊严早就在联办尊严大会时被败坏了。他干扰了其他同学吗?举牌子喊口号也不过那几秒钟的事。这是记忆中的污点吗?也许这么看吧,你看那轮流上台领文凭的队伍啊,像不像工厂里周而复始的输送带?不知多久了,每家大学每一年都在重复一样的仪式。
 
如果我是毕业生,我有一位同学敢于冒险做不一样的事情,当众挑战犯错的当权者,不就让我经历了古往今来、独一无二的毕业典礼吗?他的行为,不是比任何校长的罐头演说都来得激励吗?
2019.10刊于南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