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能不能为国家赚钱?#财政预算案


我对新的财政预算案没什么特别意见,以我这门外汉看来似乎相当完善的样子。本来想学反对党那样,就算执政党扶老婆婆过马路也能怒骂一番:为什么不扶老公公?性别歧视吗?年轻人呢?年龄歧视吗?可是原来无的放矢是很高难度的功夫,一般稍有良知的平民百姓做不到。
 
比方说预算案中用津贴鼓励本地劳工取代外劳,为国人增加就业机会,减少依赖外国劳工,把钱留在国内流通,不是很好吗?若不是前首相纳吉点出弊端,我还真看不出,他说这是让国民去做低薪工作,何不把钱用在培育人民,并创造高薪的工作?啊前财长真不是盖的,对于如何挪移金钱自有一套。但仔细一想,教育预算也增加了,那不就是培育专才的领域?每项措施总有多面看法,看两派人怎么拗也很有娱乐性。
 
如果我硬要挑剔,只能说艺术文化似乎比较不受关注。旅游、艺术及文化部获11亿令吉拨款,但目的在于推动旅游年;企业赞助“获批准”的艺文活动可豁免所得税,姑且不论当中繁文缛节有多少,艺术工作者还是得一家家赞助商去叩门。有没有直接资助艺术工作的办法呢?政府预算了500万给CENDANA,艺术工作者可以申请资金,但我回想过去自己办动地吟演出就烧了10万,500万也不过支持着50场中型演出,真有点少。
 
艺术如此“无价”,有点让我想不通。财长林冠英还是槟州首长时相当着重当地艺术文化发展,听他底下官员的说法,是想借软实力发挥槟州影响力,和首都平分秋色,听说那里一年里大小艺文演出远超百场,我参加过乔治市文学节,是由州政府支持的民办活动,全球知名作家齐聚一堂,办得非常出色。那么,为什么同样的想法没在国家预算案中实现呢?
 
中国正致力于文化输出,加强它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比如说有的艺文团体来马演出,部分费用是中方支持的;中国政府也一直在鼓励外国出版社翻译中国作品。台湾为了和大陆竞争,也十分努力,比方说支持台湾出版社参与在马来西亚的书展,又比如通过文化光点计划让台湾作家、艺术家来马交流。这些影响力很难产生直接的效果,不会立刻为国家带来外汇,不会让人民的电子钱包内突然多30令吉,这不是一个广受欢迎的预算案项目。财长现在地位不同,要面对的全国人民,只能做多数人喜欢的事情,艺术从来不是。
 
可这是长线行销,能提升世界对我国的认同,这样的好感也会间接影响外国人的购买决定,不见得不能变钱。法国香水特别香吗?还是因为雨果等作家的浪漫主义多给了世界一些想象?日本车好但德国车也丝毫不弱,我承认我选择日本车是因为看了《头文字D》。不要低估作家、艺术家的影响力,不管中共做多少动作,一个艾未未放一放话,就能扭转大家的看法。我们有没有如此具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家?
 
我国艺文界真的不乏人才,政府不懂文学艺术不要紧,拿钱来就好,我们会办得有声有色,为国争光。我不想跟外国朋友谈起马来西亚时,始终就只能说nasi lemak和李宗伟。我希望有一天外国人来马旅游,会像我到日本时访三岛由纪夫纪念馆那样,特别来参观乌斯曼阿旺纪念馆。(就我所知目前没有这样的东西)
2019.10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