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之战

我是透过朋友的脸书才注意到一则新闻,从照片上看,马六甲一些老街墙上画了壁画,画中有哆啦A梦、Minion等。这是州政府联合民间力量在办的美化计划,这些巷子是游客通往景点必经之路,接下来还打算以环保为讯息继续作画。

这件“小事”我会写,当然是因为有东西好吵,而且我一不小心几乎让自己搅进去。   我的第一反应和朋友一样,觉得现代卡通和和古城印象格格不入,当下就留言表达不满了。我不知道的是,参与壁画工作的画家原来也在关注同一则发文,开始“反击”,质问我凭何评断画作优劣?到过现场吗?又知不知道作画的动机和背景?我就哑口无言了。  

我犯了一般网民常犯的错误–不经大脑、忘了用其他视角看事情。我自己常常鼓励读者换位思考,甚至以此为《杂乱有章》的宣传主题,我却也疏忽了,实在可笑。我对于古迹保护的认识其实很少,所知大多源于朋友如张吉安、林金城等。在我有限的认知里,古迹要有“古老”的原貌,赤裸的墙壁且让它赤裸就好,任何多余的加工都是破坏。我还是相信这个原则是对的。  

画家告诉我,那些街巷并非在保护区内,因此是否古迹尚有待商榷。再者,后巷环境向来脏乱,治安堪忧,美化工作旨在把本来让人却步的后巷重新变成可用的道路。创作过程中,也认定小朋友是重要对象,故此选用这些卡通人物。画家是认同这项计划,才愿意参加,所收取的费用不值一提,算是社会服务了。我另有壁画家朋友,明白报导中所提的赞助费,还不够画一条毛。我也相信州政府、相关民间组织和赞助商、画家全是有识之士,且都出于善意。  

谁对谁错呢?呵呵,中国认为中国对,香港认为香港对。我写作一直以来的目的,是希望为读者提供另一种看法,然后自行判断,不要盲从。大家都对古城关爱,但做法也许不只一种。我受限于我即有的思维训练,会过于武断,画家给我两个巴掌醒过来后,我又重新察觉到自己只是从个人意识的窄窗看世界。  

我还是有我的看法,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看法,不一定就要认同其他人,可是不认同未必等同于全盘否定。以后某个小朋友经过那条巷子,不管有壁画没壁画,他想到的肯定不是什么古迹保护,但也许他看到了多啦A梦,会高兴一下,然后父亲趁机跟他说说环保的事。  

2019.10刊于南洋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