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四十


年岁总在某处如针孔
颠倒穿过的光影
是非 爱憎 憎爱 非是
康庄大道旋升作灰压的天空
未雨的密云竟成脚下风火雷电
阴晦的陋巷依旧阴晦
当年飘忽的鬼魅
已静静躺成影子

一路建构的盛景啊那些高楼和花圃
一路折叠缩小折叠缩小
折叠缩小
折叠


究竟微渺如针头
轻易刺穿真理的布幕
百处视角千般意象在折射中迷航
要追溯无从追溯的光源
追踪无能追踪的影像 还是
停留在无法停留的原点?
我乘坐无可回航的光箭
频频回头
不慎撞上冰凉的晶片
碎散作万千像素
复如水珠凝聚成一张张
凌乱难以搜索的照片

这人生的拼图怎找不到
那片我确知的丑陋
指南针在诱惑的磁场旋成风暴
仅余的美好在箭雨中再次解体
这个位置
是不是中间?
我愣在无际黑暗
站成孤独的构图

针孔是宇宙的虫洞
另一边是我未曾涂污的时空
我爱过和持续在爱的
伤害过和持续在伤害的
不停在虫洞两端徘徊
是非 爱憎 憎爱 非是
如今定格的照片
又渐渐飘成鬼魅

2019.09刊于星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