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让我们变笨了?


我老觉得自己最近变笨了,脑筋没以前灵活,怎么会这样?是因为年龄吗?后来看到新山谷中城火警“兴啊发啊”片段,我又觉得释怀。

拍摄者且称他为“兴发君”,他向熊熊烈火奔去,口中还念叨“兴啊发啊”,还有点像当年电影《秦俑》中的巩俐投火,叶倩文的《焚心以火》仿佛此时响起。噢不对,拍摄者是男人,最多也只能是《赌侠》中的坏人“大军”。据说地球上生命力最顽强的生物是蟑螂,恐龙时代就有了,后来恐龙绝种,蟑螂却还能生存到现代,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它看到火会逃。

兴发君的视频告诉我们,以后人类灭绝了,蟑螂还会在。那时候如果蟑螂进化到能有语言,它们会带小学生去谷中城旧址考察:“恐龙时代以后到人类时代,我们的祖先当年看着兴发君,拿着手机喊着口号向大火跑着去,然后人类就绝种了。所以,小朋友们,看到火我们应该要怎样?”

倒是想想,为什么面对危险或是不寻常的境况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不是专注解决眼前的问题,而是专注拍摄?人类是社交动物,需要被关注是正常的。自从社交媒体出现,这样的心理需求提升十倍。在脸书发灾难视频,惹来一堆问候,分享者会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加上摄影无比方便,而人生无比沉闷,其实没什么值得留念,难得遇到”大事“,死活要留影。这就变成了大家面对“危难”时的default mode。

火灾我遇过,离家不到500米处,似有人非法囤积煤气桶,一晚发生爆炸,火势冲天,砰声连连。我的第一反应也是拿电话,不过不是拍摄,是打999。因为太紧张,嘴里说的是马来话,脑里想的却是华语,请对方尽快召来”kereta api“!对方很冷静、很专业的告诉我说bomba马上就到。人紧张起来,会做蠢事、说蠢话,但如果连不紧张的时候也这样,我就不明白为什么。

大学里的教授学者平日除了教课,应该还有做研究。我们现在用的科技,最初时都是大学里的试验。那么,我们的大学教授做什么研究呢?我不清楚,不过最近有一位本地大学学者,在一个完全不紧张的讲座中发表说,马币纸钞含有猪油。兴发君和猪油兄的行为和言论,还有一共通的因素促成,便是文化,文化影响每个人的思想和行为。叫兴发君焚心以火的,除了科技、社媒文化,还有爱财文化;叫一位学者去关注钞票上有没有猪油的,是宗教文化的影响。

于是我更感释怀了,变笨是全民现象,大家都活在让人变笨的文化环境里,不是我的问题罢了。此后要对蟑螂好一点,以后人类绝种以后,就只有蟑螂传承我们的历史了。

2019.09.24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