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龙门的球赛

家和万事兴。不和,所以国家当衰。国庆要怎么庆祝?
 
衰吗?衰啊!衰到要“执垃圾”,莱纳斯产生的废料,我们要帮忙找地方收存。敦马说废料送不走,因为没人要,也不成丢到海里,鱼会死。我真的同情政府的苦衷,这是外国投资,不能轻易作罢失信于人,而且我们十分需要钱。但印度的我们也收,这我就不明白,查基尔一个外来的通缉犯,不止没给国家带来外汇,还弄得满城风雨。敦马说送不走,因为没人要–也不成丢到海里,鱼会死。
 
这两年来的种种问题,不能都怪罪新政府。国阵暂时下台,人民对希盟期望过高,才会换来失望。新政府里不乏旧人,而人民肯定是旧的。用六十年时间造成的困局,不可能在一两年间解套,而其中一大症结便是我们除了在看球赛的时候以外,从来没有团结过。反歧视公约签署不了,土著害怕特权被剥夺;统考承认不了,土著害怕地位被剥夺;爪夷文书法实行不顺,华人、印度人害怕文化被侵蚀。最近发生一起致命车祸,这么“平常”的事件,只因为事主是华人、马来人,也会引起一些知识分子担忧种族关系会紧张(还好是过虑)。这些不是种族歧视,种族歧视的定义是某个种族自以为天生优越,遂压迫他人,而我们总以为自己处于劣势,时时刻刻提防,这样只能算种族焦虑吧!
 
把国家看成一个球队,那么我们的每个球员都只想抢球,没人愿意带球到龙门,也不敢传球给队友,甚至忘记了有队友、有龙门这回事。在全球化竞争越来越剧烈的时代,这样的队伍哪来胜算?会形成这种局面,以族群为基础的政党难辞其咎。为了博取支持,以族群认同为号召是最方便的途径,而更有效加强号召力的办法是制造假想敌,这假想敌也就是他族了。这样的政治宣传,持续影响国人的思维,种族之间互相猜忌,难成朋友,何来团结?观察网上各族相讥的一些留言,让人胆颤心寒。
 
前政府要推动宏愿学校,以资源共享和孕育团结为目的,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华社群起反对也是意料中事,还以搁置此计划为胜利。单元化教育的确未必会使国民团结,就算你把各民族都放到一个屋檐下,人以群分还是会自然发生,尤其是当制度始终特别优待某一族群的时候。但让各族学生在一起学习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彼此认识。当政治企图妖魔化对手的时候,你至少会记得曾和莫哈末一起打球、一起说笑、一起开斋。
 
多源流教育未必就会使国民分裂了,只要加强各语文的学习,开阔学生的视野和心胸,灌输尊重的精神。然而扪心自问,你身边有几个马来朋友?读过多少马来文章?认识几个马来艺人?华教背景的华人,友族朋友更少了,除了因为受环境所限,语言能力也是一大障碍。离校以后,他们也会延续同样的社交舒适圈,继续对他族误解,而且轻易被政治上的种族言论煽动。
 
国家要进步,需要突破这种旧有的“心智模式”,重新诠释这个球场上的游戏,不是为了抢球,而必须看到龙门。然而,政党不会做这件事,因为对他们没有好处。政府会做一些表面功夫,但很难在民间生根。无论如何,我们不应该把命运完全交托他人,应从自己做起。我有个一厢情愿的想法,就是鼓励“交朋友”。在我的岗位上,透过举办和参加艺文活动,衔接各族朋友。很让我欣慰的,我有一些马来文化界的朋友也在努力做这样的事。要突破,需要的是人民的自觉。是的,在这里有一些无法改变的限制,但在这些限制底下我们要怎样做到最好,操之在我。
 
“山不过来,我过去。”据说这是先知默罕默德的名言。打个电话给友族朋友问问好,大概就是今年庆祝国庆的最好方法了。
 
 

2019.08刊于星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