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国泰民安,鬼得闲做乞丐咩?

在大道上,一群飙车党在赛摩托车。有人表演前轮离地,有人趴在座上扮超人。遇到这些飙车党,要嘛放慢车速让他们走得远远的,不然就超车逃得远远的(不难,他们的极速其实也只不过百一),深怕他们不知吃了什么药,会不会突然就把你当成泄愤或抢劫的目标。飙车党是本国奇观,有时候载外国朋友时遇到,我会促他们快看快拍照,炫耀我国“国宝”。这下可好了,在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鼓吹Gojek之下,以后你不只可以召车,还能召摩托车,这些摩托超人以后会来载你。
 
我国的青年及体育部长不知怎的向来关心飙车族,以前有凯里,说要用飙车党这些不法之徒当警方耳目,自然引来一番讥讽;今有赛沙迪,想引入印尼Gojek,让摩托青年多有一项工作选择。我最近越来越怀疑靓仔,粤语说“靓仔冇本心”。国会里最靓仔的大概就是赛沙迪了,他忽略了本土的Dego Ride,引进外人的Gojek,算不算一种“冇本心”?他管好青年及体育部就好啦,踩过界干涉交通的事,算不算花心?他身为马来西亚人,先是谴责扎基尔,尔后又帮他说话,算不算移情别恋?
 
飙车党是社会问题,之前有建议开放跑道或另辟场地给他们表演,都是治标不治本的。诗人Jamal Raslan的得奖朗诵诗作《摩托日记》里述说一个家贫的青年,面对家变,自觉没有明天,在车友群中寻求认同,以飙车为逃避。最打动我的一句是:“你随处都看到他们,但你不曾直视他们的眼睛。”我们只知道飙车党危害公路安全,破坏治安,何曾想过他们可能也是社会的受害者呢?套用周星驰在《武状元苏乞儿》对皇帝说的对白:“丐帮是否解散,不是看我而是看你。如果国泰民安,鬼得闲做乞丐咩?”飙车党真要用摩托车来工作,出路已经多得很,可以送货、送外卖,他们现在不做,有了Gojek也不见得他们就会做。
 
交通部长陆兆福之前是反对Dego Ride的,理由是安全问题,但内阁若同意引入Gojek,他也必须支持。如果接受外来的Gojek,就没有理由打压本地的Dego Ride。我认为安全考量不是重点,虽说摩托车的确比较危险,但它们本来就在路上开了,加上载客送货服务应该不会过分添乱。我不反对Gojek或Dego Ride,要做就让他们做吧,存活与否自由市场会决定的。

2019.08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