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团体都有一个怪咖


几乎没有人知道我是虚构协会的理事,也很少人知道有这团体。我们的宗旨是维护虚构自由,为了贯彻虚构的宗旨,连这个宗旨也是虚构的,但我必须强调这个虚构协会的确存在,而且每年都开会员大会。
 
有的会员全年无声无息,但到开会时就会出现了。为了表示不是为了免费晚餐而来,他拼命发言,不管哪位领导说话他都反驳一番,对会务吹毛求疵,连横幅上字体大小也要批评,拖慢会议进度。大家看在眼里怒在心底,但和领导们一样,选择默默忍受,谁敢和他杠上,他和你没完,那么一年就不只要应付他一次了。
每个团体都至少会有一个怪咖,这是几率问题。保罗.巴比雅和罗拔.哈尔的著作《穿西装的蛇》中说,大约1%人口有精神病态的症状。精神病态说的不是拿刀砍人的疯子,而是一种人格障碍,其中特质包括严重欠缺同理心、无法理解情绪;极其自私,毫无责任感,无道德观念,为达目的可以牺牲任何人。这些“病患”,从外面看来是完全正常的。(乍听之下,仿佛整个政坛都是吧?)书里探讨的是如何发现职场上的精神病态管理层,解释他们怎样巴结权贵、压榨下属往上爬。作者说若发现上司病态,走为上策,他们毫无道德界限,正常人是绝对斗不过他们的。
 
如果百人中会有一个精神病态,那么当中有几个怪人是必然的了,这也许就解释了为什么在崇高的国会里,会有公正党上议员英然这种角色。他只从男性的角度,啊不,男性下半身45度角来思考,建议立法保护男性,免受女性诱惑而犯上性侵犯罪行。这种话,任谁都会知道说出来只有讨骂的份,英然却仿佛不知,而且不只一次这么说,据报导记录他过去还指摘女装运动服引人犯罪,已经被骂过一轮了。这是否表示他无法换位思考、考虑女性的处境和情绪?
 
英然就像我那虚构协会里的怪咖会员,不知怎的他就如此存在着,纯粹是个数学巧合。我不知道他之前有过什么建树,不过他曾为海军,必然对国家有所贡献,不可抹杀,那个怪咖会员也一样,不会一无是处。可是,换了个场子,旧思维就未必适应于新环境。怪咖会员可容忍,反正虚构协会也没干什么实事。但上议员消耗的是国家资源,就不好再委任这样的人吧?不过,英然会没事的,月漏论的邦莫达不是还好端端的存在着吗?
 
每个团体都至少会有一个怪咖。如果你说,咦,我的团体没有怪咖啊,搞不好你自己就是。
 
 
 

2019.08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