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催生中国科技新霸?


据说两头大象打架,中间难免压死几只鼠鹿。中美贸易战对我这普通消费者来说,是遥远的事,本来漠不关心,连隔岸观火也懒,尽管知道在全球化经济底下,莫说鼠鹿,连蚂蚁都或多或少遭受牵连。比方说在消费链最末端的华为手机用户,手机差一点变砖块。

川普“领导”下的美国一直敌视中国。在川普乐谱中的那支歌仔,是大多数美国人爱听的:所有的错都不是我们的错,是他们、他们和他们。美国人失业通通归咎于外来移民,我们来建一道长城挡着他们;经济疲态皆因来自中国的不公平竞争,我们设定重重关税和管制来对抗中国。不管多离谱,川普要贯彻他的说法,巩固他那“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超级英雄地位。以国家安全为由抵制华为的5G技术,也是这说法底下的戏码,但并非无理,我也不信任中国的技术。

倒不是因为技术不成熟,尽管的确还没做到最好。从一个末端用户的角度来说,我总是避免使用中国开发的软件,一来介面细节不尽完善,二来运作效率未必最佳(比方说耗电)。中国屏蔽外来竞争,没有谷歌、脸书这些相对成熟的对手作比较,产品做到“够好”市场便接受。同样的情况是否涵盖其他科技领域呢?这我不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中国无论在人工智慧、处理器、超级电脑等领域都比其他国家走在前端,他们的“够好”已是十分稳固了。

我不信任中国软件的第三个原因是:我不放心中国公司的操守。今年四月,谷歌把百度子公司Do Global的所有app下架,同时列入黑名单。Do Global旗下数十个app有整5亿用户,堪称最大宗的拉黑事件。原因为何呢?Do Global在app里做了恶意的广告欺诈,比方说自动点击广告以骗取广告费。此外,Cheetah和Kika的app也曾遭下架,都是中国公司。我不是因为这些负面新闻才不信任中国科技的,早在互联网未普及以前,就听说许多到中国经商而受骗的故事,我自己最近也中招。

可是,操守还不全是我不信任中国科技的最主要原因。出了几家害群之马,不代表所有中国公司都不可靠,还有很多诈骗案子和中国完全无关。中国科技最让我不安的理由是政治的,中国政府权力太大,就算公司全员刚正不阿,也无法反抗政府干涉,因此用户没有安全和隐私保障可言。以WeChat为例,它不像Whatsapp有“端到端加密”(End-to-end encryption),也就是说如果腾讯受指示要审查你的讯息内容,是可以做到的。内容审查在中国不是新鲜事,连“维尼熊”也因为“亵渎”习近平而遭禁一天。如此,美国因国安考量禁用华为科技,确无可厚非,但把抵制延伸到零售电讯产品,又未免有点不智了。

不管华为在全球卖多少手机,用户始终在用美国软体。很多人十分依赖谷歌电邮、地图等服务,切割了谷歌,中国以外的用户大多不会考虑购买华为了,此举的确会打击其国际销量。不过,为什么要这样打击华为呢?如前所述,不管是华为还是三星卖得好,手机的“灵魂”是美国的。重击华为或其他中国厂商,三星和其他商家得益,美国不见得有直接的好处,反而可能种下恶因。

华为早就意识到依赖美国科技并不安全,万一中美关系生变不能再用安卓,它的手机生意就完蛋。早在2016年便已有消息说华为正在开发替代的作业系统,以备不时之需。可是,安卓在全球已是根深蒂固,用户习惯已经养成,要推出崭新的作业系统,那是愚公移山,连微软进场也铩羽而归。如无重大变卦,华为怎么也没必要放弃安卓,而如今川普政府恰恰制造了这个变卦。

我不禁想起了珍珠港事件,如果日本不没事找事偷袭珍珠港,打醒美国,美国未必会正式加入二战,历史或许就改写了。如今川普没事找事敲华为,也敲醒了全中国手机厂商,如果他们组成联盟,合作开发并推行新的作业系统及网路服务,川普就亲手催生了美国行动服务产业未来的劲敌。

连微软也做不到的事,中国手机厂商联盟能做到吗?当初微软推出全新的视窗电话,企图改变用户既有的行为习惯。app开发商必须为视窗重新编写app,可是在视窗电话还未普及时,大家都不愿意投资时间和金钱,于是视窗电话严重缺乏app,最终收档。有此前车之鉴,中国厂商很可能以安卓开源软件为基础,开发可与现有安卓app兼容的作业系统,减少用户面的阻力。

至于其他谷歌服务诸如地图、app库等等,中国市场早有替代,只是暂时不比谷歌完善。川普逼虎跳墙,中国厂商为了国际市场而倾力整合改善产品服务,不是不可能的事。有时候就算产品不那么好,可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力量和软实力强大,加上便宜的价钱,用户还是会接受。比方说WeChat的介面、微博的运作是有缺陷的,但是我必须用它,因为中国的朋友都在用。但这个“不够好”的状况只是暂时的,在国际竞争底下必会进步神速。未来和美国公司打擂台的新作业系统和网路服务也一样,先有国内庞大的市场支援和练兵,在面对全球时持续改进。

两头大象打架,鼠鹿只是受了点伤,看来会召集更多鼠鹿还击。风水轮流转,谁想过微软视窗会在生活中退居二线呢?谁想过苹果会让座给谷歌呢?我过去闲时一直假想谁能挫败坐大的谷歌,如果以上催生中国科技新霸的预想果然发生,答案是始作俑者川普。

 

2019.05刊于《当代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