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小孩(之二)

年轻人的思路有时是匪夷所思的。本月砂拉越一16岁女生在IG邀人投票决定她的生死,结果有近七成人投“死”,她就跳楼了。一个人会有轻生之念,必是面临自己解决不了的困难,据报导说她的继父娶了越南太太以后就不顾家,当中必有更多不为人知的纠结。她不求助于朋友师长,攸关自己的生死,居然去问“三唔识七”的网民?

你以为我说少女是笨小孩?不是。少女人生经验不足,自然看不透彻;另一方面,也不知道她的精神状况是否稳定。她很可能是环境的受害者,一直以来倍受困扰又孤立无援时,把社媒变成唯一的情绪窗口,可在里头渲泄,也可寻求认同。久而久之,变成依赖,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所依赖的,是一群无知无识无良无心的笨小孩。(IG 是年轻人在用,FB 是老人国。)

假设有人意图轻生,亲身前来问你意见,除非他当过马来西亚首相或嫁过给马来西亚首相,你都不会贸贸然劝他去死。恻隐之心人皆有之,面前的人正经历苦难,我们就算帮不上忙,也会尽能力指引明路。这里的关键词是“面前”,不是屏幕上的一张照片或一行文字。隔着网路,笨小孩意识不到另一端是活生生的人,而当对方是“物”,自己要说什么随当下情绪而发,不认为会导致什么后果。就算一个投票让少女寻死的人,知道少女果然死了,我保证也不会有内疚之意,因为这事情仿佛隔得很远,是在虚拟世界里发生的,就好像在玩“吃鸡”(手机游戏)时杀了几个人。他们以为人生像打电动一样,死了随时可以重启。

父母师长真的必须关注孩子如何使用科技,虽然我知道很难,因为很多父母在小孩两岁时就开始用平板、手机麻醉他们。吵吗?呐,去看手机;要玩吗?我忙,去玩手机。关于长期作碎片式阅读和文字通讯之害,我在上一篇《笨小孩》已谈过。究竟现代人有多”迷恋”社媒、Line、Whatspp、WeChat呢?真的只能这样阅读了吗?大可参考手机app开发商在做什么样的产品,他们要走在尖端就必须迎合用户行为,因此这些app能反映大多人如何使用科技。

我最近试用心理辅导app Woebot,说穿了便是把心理学知识切割成句,以对话方式一句一句灌输,服务懒得读书的人。另一例子是香港人开发的故事app叫tbc,以类似Whatsapp的介面,把故事切割成对话,每点一次出现几句,还配合图画影音,生怕多几句文字用户就会噎死用户。最新的安卓和苹果移动作业系统都加入了“数位健康”功能,帮助用户限制手机用量,做手机系统的公司要教你少用一点手机,你就知道手机瘾已达病态。

笨小孩,因为懒父母。如果父母好好关心少女,如果那些笨小孩懂得手机另一端的是现实中的人,如果这些笨小孩的父母有好好教育他们善用科技、关心他人,那么少女也许现在还活着。

 

2019.05刊于中国报

上一篇《笨小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