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无gay

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莫哈默丁可达比在德国柏林出席旅游商业展,媒体询问他马来西亚是否欢迎同性恋者和犹太人时,他竟然答说马来西亚没有同性恋。

希盟在大选胜出,我是很高兴的,但演变至今输了金马崙、士毛月补选,我却有种“活该”的感觉。希盟内阁好像在排队说惹骂的话,那些关键字诸如首相的”第三国产车“、教长马智礼的“黑白鞋”、青体部长赛沙迪反“反歧视公约”,还有“”、“假文凭”等等不一而足,一再挑动国民的神经。如果莫哈默丁也要这样抢风头,那么他成功了,我以前不认识他,现在知道了。难道他是《天下无贼》里的傻根, 生活在哪个世外村庄里?小村无gay,天下也无gay?

我相信他不是无知,只是应对媒体的能力实在太差。过后他才发文告补镬,说他的意思其实是说我国没有特别招徕同志游客的计划,但无论是否同志我们都欢迎。补镬的动作,难道人民看不出?只让破洞更刺眼罢了,我们原本寄予厚望的内阁要员能力不济,于是失望更大。这种不满,便反映于选票之中。我不认为希盟补选失利和bossku有太大关系,粤语俗话说“面系人地俾,架系自己丢“,如果希盟本身做得扎实,丑闻缠身的前首相发几则揶揄文,何来影响大局的力量?

我妄想新政府会多做对的事情,比方说签署反歧视公约表明支持平等的立场、履行承认统考的承诺等等。做对的事情必有阻力,我妄想新政府有独排众议的政治毅力,像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所说:“人民选我们出来是要做对的事,而不是受欢迎的事。”但目前所见,希盟似在为下届大选铺路,接受政治青蛙以巩固势力,同时继续发表叫马来人中听的言论拉拢人心,无gay之说大概就是在此议程大方向下脱口而出的傻话。

然而马来人不傻,华人也不傻,表面功夫我们很快就看穿,部长有多少斤两也难逃人民法眼。以目前表现来看,不只下一场补选希盟休想轻易胜出,来届大选也岌岌可危,搞不好只做一届政府,又让位给国阵。那么,希盟政府在历史上的功能只是警惕作用,让国阵不敢过于横行无忌,因为证明了人民的选票是可以把当权者拉下马的。

我们不是傻根,不相信天下无gay 也不信天下无贼--我们自然也非常不希望部长是傻根。如果是,就算另一边有贼,只好以后暂时换掉了。

2019.03刊于南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