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和尚也是人

我打从心底真诚地尊敬僧人,倒也不完全是因为宗教理由。僧人无疑是佛教的代表,但让我更敬佩的是,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信仰而出家,为佛法、众生奉献生命,持守清规戒律,如此层次的精神和自律是我所做不到的,因此我敬佩。相信很多人也像我这么想。所以,当一个僧人涉嫌性侵少年,我们倍感震怒。和尚怎能这样?这个人破坏了对佛教的印象、对僧人的信任,他居然用一身袈裟欺骗了我们。

和尚骗你有什么大不了呢?天天都有人在骗你,政客不用我多解释,他们若讲真话太阳会从西边升起,然后旋转跳舞,两天后才下山,我们已经没有期望;商家必然要骗你一点点,为了卖东西,我们预期他们难免会偶尔夸大其辞;连你自己也会骗自己,比方说2018年你曾说会减肥、戒烟。在这个充满谎言的人间,寺庙、道场是一方净土,僧人是我们的老师,期许那是圣洁的,比我们高尚,让人能有所追求。所以,让僧人骗了更生气,因为他刺破了最后一个希望的气球。

怎么让自己好过点呢?其实不管你的气球寄托在哪里,都是会破的。90年代后天主教神职人员性侵的新闻开始受关注,2001至2010年间梵蒂冈检讨了50年来涉嫌性侵的神父,竟然多达3000人。过去爆出老师性侵、校长性侵、教主性侵事件,相比之下召车服务司机性侵好像比较接近“正常新闻”了!我们也许忘了:穿黑袍白领条的,和穿袈裟的,同样是人。

我并非完全无神论,相信广义的“神”,但我不信任人。这里有一段辗转听来的对话,姑隐细节,某友与僧为好友,问僧:佛家不是说清心寡欲吗?若无欲,何以收集石头呢?僧语塞一阵。某友还问了更尖锐、和性有关的事,就不写了。他们的结论是,“寡欲”并非无欲,先要承认人必有欲,而须寡之,持续追求无欲的境界。那是一辈子的修行。

袈裟,布罢了。铺在桌子就是桌布,挂在窗上就是窗帘,披在狼身上连衣服也不算。袈裟不会骗人,佛法始终是真理;人才会诓骗人,甚至有时侯自欺。神父、僧人同样是人,是人就难免有弱点,总有的沦为败类。这样想,就不会那么失望了。

 

2019.01刊于南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