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不齿的不是Caryn Yean

Caryn Yean在脸书留言不到十个字,就引起公愤,丢掉工作。我看了不寒而栗,天啊我每周发表至少三篇千字文章,至今还四肢健全冇穿冇烂,必是有满天神佛庇佑了?非也,我只是谨守一些原则,可免百日之忧。第一,是对人要有基本尊重。就算是对恶人,更何况是殉职的消防员阿迪呢?第二,是不要随便碰别人的神,不然满天神佛都护不着自己了。在马来西亚生活怎会连这点”常识“和自制力也没有?

作家萨尔曼·鲁西迪的英文拼写是Salman Rushdie,他姓氏字面上的意思还真像”赶着死“。他在1989年出版的小说《魔鬼的诗篇》胆敢碰触伊斯兰教,惹来伊朗精神领袖赛义德·鲁霍拉·霍梅尼下追杀令。书我没读,鲁西迪估计赛义德也没,那些因此书而炸书店、伤害书商、刺杀印刷商、暴动的狂徒大概也没,都只是断章取义罢了。鲁西迪否认小说批判伊斯兰教,不过他说”如果他们的领袖行为如此,好像也需要接受一些批评吧?“。那么,需要被批评的不只是一时鲁莽的Caryn Yean。

千百则网路暴民的留言涌现,不只发在Yean的脸书,也入侵她服务的本田公司脸书页,都在骂一堆不堪入耳的粗言秽语,而且逻辑脱节– 说她种族歧视(哪算是?)、猪、妓女(什么关系?)等等。做错事应受苛责,但并非如此羞辱。如果Yean的十字留言应该被骂,那么为什么没有人谴责这些乱骂脏话的网络暴民呢?他们不也应受教训吗?

因为每个人心底都住着一个暴民,正等着机会跳出来,Yean就是那个机会,让人”义正词严“地宣泄生活中积压的不满。况且暴民势大,站在千万人那一方去一同欺负弱女,容易、安全多了。无论暴民多么下流,都能赖Yean“有错在先”,故”于心无愧”。这种行为,和让人不齿的Mat Rempit没什么两样。如果我这么比喻能成立,本田就是向Mat Rempit屈服了,才开除员工Yean。(这有点像Edi Rejang的案例。)

本田说她违反了公司规章,我没读过他们的规章,不明白怎么连私人言论和意见也规范了。我无意探讨这么做是否抵触劳工法令,只问如果你是团队领袖,会不会因为队友说错一句话就开除她呢?只要她知错,我会选择教育她、纠正她,让她向大众道歉,然后保护她。一个生气的网路暴民也好,一万个发飙的丧尸狂徒也罢,都有一个共通点:发泄过就算。本田如果有这个智慧,使出一般大公司应付客户投诉的基本功夫–“拖推拉太极乾坤大挪移”,不消两周保证又浪静风平。牺牲一位员工当然也可迅速平息风波,但就让普罗大众看到公司如何不堪暴民冲击,轻易低头。幸好本田汽车非常优秀,就算我看不起人,绝对还是非常愿意买本田车的。

2018.12.23刊于南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