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民主的政治青蛙

我不太懂政治,但是我有常识。比方说世界杯吧,我支持法国,结果法国果然打败克罗地亚。我正要庆祝,一半败方球员跳槽到胜方,怎不觉得怪怪的?我的法国队变“法克”,下届球赛我还能支持他们吗?

公正党副主席努鲁说“收留青蛙等同侮辱党员”,岂止,简直是老点选民。土团党总裁慕尤丁说不是任谁加入都接受, 必须是“好人”,谁来判断他们是不是好人呢?或许要像林吉祥说的要先公开认错忏悔。马哈迪最幽默睿智:”我也是前巫统党员啊!“这么一句顶回来,许多人哑口无言了。前马六甲首长阿都拉欣刚刚加盟土团党,他说巫统已经中贪毒太深,只好跳槽继续捍卫土著权益。这些肯定就算好人了吧?咦?为什么以前不这么做,要等国阵败选后?

反对巫统的选民看着它分崩离析,或许感觉心凉。但想深一层,那些逃兵不是告老归田去了,而是加入你原本支持的政党。你看着土团党更壮大,原本是高兴的,但想到它的班底有一部分是你向来嗤之以鼻的毒瘤,突然就高兴不起来,心里暗自叹一句:“法克”!我的一位脸书朋友开玩笑说,我国第一次的政党轮替好像在慢慢消失掉,土团里怎么都变成巫统的脸面?

这样的大规模出走,难道背后没有黑手?黑手是谁不知道(希山慕丁否认了),但肯定是得益最多者。你还记得九洞的许月凤吗?2009年她脱离行动党转支持国阵,导致民联失去霹雳州政权,当时民联支持者有多愤怒;但是,另一边的国阵支持者自然是高兴的。如今我们不能因为支持希盟,就为跳槽加入希盟、壮大希盟的”前“反对党议员鼓掌。如果这样,请问原本因为支持巫统而投票给他们的选民又作何感受呢?他们也是人民,当然也不能忽视他们的意向。这些议员都是他们的许月凤,我们的民主制度显然仍然有严重的纰漏。

我们需要立法限制跳槽,但目前是来不及了。土团会先借此良机变成哥斯拉般的强大,把对手打成没电池的奥特曼。之后,希盟也许才来立法顺应民意。目前,我们只有眼睁睁地看戏,对剧情发展一点办法也没有。让我打哆嗦的是,如果土团比公正党更强大的时候,安华还会不会是下一任首相?

2018.12.18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