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学马国振

我小学时有个同学,姓马,名国振,大家都不太爱和他玩。一起下棋的时候,如果他要输了,会生气地喊“你玩臭”,然后打乱棋盘。你的童年里一定也有过一个马国振,如果没有,可能你自己就是。这些小孩长大了,都成为成功的“政治家”。

廖中莱要把巫统赶出国阵,魏家祥领导的马华建议解散国阵。巫统主席扎希的意思大约是:你要嘛自己学民政他们那样退出,只占一席你嚷嚷什么?语气俨然还是老大的样子,连国大党也还比马华强,但我倒佩服魏家祥的不亢不卑,他说就算只有一席之地也有发声的权力和义务。大选以后巫统高层领导连环被控到我们已经跟不上是什么罪名了,巫统自家后院沙巴还几乎全员退党,真是”雪上加霜“,国阵乱象横生。

小时候那些捣乱行为是发烂渣,长大了其实也差不多。小学六年来我的马国振同学从来没输过,无法面对挫败,不知如何自处。对小朋友来说,输赢是意气;对政客来说,输赢是利益,一输了就阵脚大乱,还是像马国振那样打乱棋盘,父母官为国为民已沦为过时空洞的说法了,现代当官的恐怕更多是为权为利,因为没有政治理想,一旦不能执政当权就无所适从。且看行动党、公正党,在掌权以前不是也可自力更生吗?有斗争目标是一大动力,而不全然只为利益。如今所谓的国阵无论解散不解散,实际上已成散沙。

接下来我们关注巫统退党成员是否跳槽?其他政党若收纳这些逃兵又是否道德?是否违反希盟当初对选民的承诺?假设我和马国振踢足球,他那队要输了,就半场退出要换过来我这队,这足球还能看吗?选民因为支持甲政党的议程而投票给甲议员,半途他却投向乙政党,这不止不道德,我们还应该立法阻止这样的行为,在容许政治青蛙跳来跳去这回事,政治连足球赛也不如。

削弱了的反对党对于民主来说是否不利?我觉得过虑,目前的反对党就算削弱了还是很强大,要知道在上届大选他们还是掌握了五成选票的。林吉祥在《509:民意觉醒》新书发表会上说,选前他没料到能变天,连马哈迪也说变天在意料之外。目前反对党在经历大风浪,剧烈的摇晃会把站不住脚的人抛入海里,那些过去贪财恋权的、愚昧横蛮的、尸位素餐的无能之辈都将落水,风浪过后便会有一船比较像样的水手,继续航行。

我长大后和马国振失联了,最后一次听到他的消息,好像说受真主感召,改信伊斯兰教了。

2018.12.16刊于南洋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