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心情找张东晴拍拖?


我很喜欢张东晴这个名字,之前完全不知道这个人,现在全马都认识。喜欢是因为:“东边晴时西边雨,道是无晴实有晴。”但让我认识张的事件却不那么优雅,道是没路或有路。指向张东晴的矛头似乎比纳兹夫丁的还多,表面上这很不合理,她有交朋友的自由啊,但稍微想想媒体的立场也就明白,作为读者你比较愿意看到张东晴的照片还是一个麻甩佬?

这事件对男人来说应该很励志,癞蛤蟆不要担心没有天鹅肉吃,只要努力“成功”就有机会,当然还要表现出无比诚意,比如说我老豆昨天被控,随时可能身败名裂、监禁终身,但我心里牵挂的始终只有千里之外的你,甘愿飞过去跟你拍拖;又比如神说不能喝酒,为了陪你我甘愿犯禁冒下地狱的风险。这样的诚意,谁能抗拒?

但我想作为儿子毕竟不是一块叉烧,没有可能不为老爸担心,那是人的天性。若说不担心,难道是因为他知道不必担心?他不担心,我们可要十分担心了。我想起多年前一宗虐佣案,法官判女被告无罪,释放以后走出法庭,丈夫准备好大束鲜花迎接,画面感人。但我的魔术老师阿莱却不是这么想的,魔术师老爱从不同的角度看事情:为什么丈夫会准备好花?他怎能预知太太会被判无罪?阿莱接下去的谈话就不能写了,恐怕会被控告藐视法庭。

我们要相信司法是公正的。但律师是人,陪审团是人,法官也是人,凡人都有可能被左右。美国著名的OJ Simpson谋杀案便是一备受争议的例子,尽管铁证如山,但诸如关于种族歧视的舆论、警方陷害黑人的阴谋论,以及陪审团中黑人白人的比例,都可能影响了最后的判断。十多年后OJ还出书谈此案,书名居然是《如果是我干的:谋杀犯的告白》。

那么,纳吉案法官苏菲安的哥哥是巫统的彭亨州行政议员,而纳吉又是前巫统主席,这样的间接关系很难不让人民多虑。律师公会吁请法官退审,也不是说法官必定会偏帮,理由是要对人民展现司法公正。此时此刻,特别需要建立人民对国家的信心,无论审判结果如何,我们才能甘愿接受。

我想看看,如果换了个法官,纳兹夫丁还有没有心情去拍拖。

2018.07.10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