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只做国产车,做超跑

1962年美国总统肯尼迪说,美国人要登录月球。2018年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说要再造国产车。上月球好像比较容易。

马哈迪一提国产车,我所看到的民间几乎是一面倒反对。我们看着过去三十年“扑疼”如何扑成笑话,那开不了的车窗是胸口永远的痛。它能做到市占率七成,完全归功于保护主义,在价格方面占巨大优势,所以根本不必在品质、研发方面求进步,十年才推出新型号也没问题。我读过一篇文章分析,我国车价高部分原因乃扑疼所造成,我们一般以为是关税使入口车价高昂,其实不尽然,因为扑疼品质之烂,任何其他选择都算是upgrade,所以就算关税低车商也没有必要便宜卖。

可是,八十年代”笨蛋傻瓜”推出之时,我们曾经骄傲过的,它还曾是英国销量成长最快的车子之一。马哈迪说他喜欢开车,或许对国产车有情结,其实,我也有,但不是对扑疼。他希望再造国产车,我也抱有类似的希望。汽车工业不只有助推动经济,催化科技创新,还是国民的骄傲,这和美国当年研发宇航科技有异曲同工之效。尤其是超跑,看意大利人的法拉利、德国的保时捷、英国的Aston Martin、日本的Nissan GTR,举世闻名,我曾经梦想哪一天马来西亚也开发出超跑,啊不,跑车就好了。

但在朋党保护主义下,一切以眼前利益为先,扑疼是家没有理想的公司,要开发出跑车是痴人说梦。连在扑疼收购了英国莲花以后,也只”借用”过”操控由莲花调校”的一行字而已,也不知究竟引进过什么科技。最让不知耻的是,某一年车展扑疼用保丽龙做“概念车”,还为莲花型号换个牌子就当作扑疼跑车。我很希望我们有举世闻名的马来西亚跑车,但是现在重新出发,是否已经慢了30年?本地市场还能不能养得起一家国产车?中美欧日韩都走在前面了,我们还能怎样超越?

我理智上觉得再造国产车无用,但情感上支持马哈迪,但不会说再造国产车,而是像肯尼迪那样设定更具体、更伟大的梦想,开发马来西亚超跑。国人一定会批评不切实际,当年一定也有人批评肯尼迪不切实际,但了不起的领袖就是这样的,排除万难领导团队把不可能变作可能。有了这么一个大梦,也许我们就不会重蹈覆辙,再落入短视利益的陷阱。就算做不成超跑,过程中至少会开发出能让国人骄傲的汽车。希望马哈迪能在有生之年来得及看到这样的成就。

2018.06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