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马跑路

假马溜了。以前的红衫军领袖,包毛巾、砸酒瓶,横行无忌的那个。当时我们不乏有人恨得牙痒痒,可是完全奈他不何,在上一个政权底下,警方几乎完全不对付假马,而我分享一则映射一马公司的笑话,就被传召到警局问话,还可能要控告我危害民众、扰乱社会安宁,所幸后来没事。请问分享笑话和随意亮枪相比,谁的威胁性比较大?可是假马过去一直没事,警方骚扰的是我。为什么?

那时候我特别能体会何谓”公道自在人心”,意思是正义这回事你收在心里自己知道就好,和现实中事情怎样发生往往是两码事,”官字两个口”,是掌权者说了算。我过去对政治和体制一知半解,一直到前首相纳吉撤换总检察长阿都干尼,才大约知道其职能。原来总检察长能提控任何人,也有权撤销提控。传说阿都干尼要”干”,结果马上”被辞职”,换一个阿班迪。阿班迪上任不久,就宣布纳吉清白无暇,盲的都知道发生什么事。公道自在人心?是啊,但你吹他不涨,这就像包公突然变奸,和皇帝合作做人民一镬,我们是完全无助的。

所以希盟取消不取消消费税、过路费,并不是我最关心的事。希盟在宣言中承诺分开总检察长和检控司的权力,是我比较期待的。检控司独立,首相有错也不能随便炒人换人,然后给自己”洗底”。可是,如今希盟政府首相马哈迪却直接推荐任命新总检察长托马斯,这不是违背宣言的承诺了吗?我想,这点我们可以暂时包容。

修正制度须时,警恶惩奸刻不容缓。奸的包公不肯对付主子,当务之急是必须换一个忠的包公,否则僵在那里也提控不了贪官。况且,这项分散总检察长权力的措施并不列在百日新政内,其他的如取消消费税以及其他举措,在短短一个月内便发生,可见新政府的效率。在众多大事之中,像假马这种小咖也终于中招,还狼狈的”跑路”。他不过是前朝鹰犬,非大奸大恶,就算捉他不着,由他流落在哪个小岛,让全世界眼不见为净,我还是十分”心凉”的。

2018.06刊于透视大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