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府又如何?

选前我做过这样的梦,我和民众站在首相府前,门口是持枪瞄准我们的警队。我高举双手,向前跨出几步,又回头面对同伴:“告诉我的家人,我爱他们。”说罢再缓步走向枪口,警察的手在颤抖…..然后我醒了。

会做这样的梦大概是黄进发害的,他在某次讲座中说,要换政府有两个办法,一是武装起义,古代君主国家权力集中在中央,人民要变天只有用武力;二是民主选举,但他说不要以为有选举的就是民主国家,在马来西亚一党独大六十年,并非健全的民主。我这种悲观主义者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容易失望,一开始我就不认为希盟在面对控制游戏规则的巨大魔王能胜选,输是理所当然,真想换政府只有靠我那武装的梦。结果希盟居然能胜出,我就能特别高兴了。

但悲观主义者如我高兴不了太久。如果你以为换了政府一切就会好起来,恐怕太傻太天真,新政府要收拾烂摊子,不知要花多少功夫。而造就这个烂摊子,当年的马哈迪不无“功劳”。当民众在对着他欢呼“烈火莫熄”时,究竟知不知道此运动就是在他革除安华以后发生?他促成特赦安华,大伙儿狂分享杜汶泽的“找到公义”说法时,记不记得当年送安华入狱的正是老马?选民在变天的欢欣情绪中“神化”马哈迪,也对政治青蛙跳槽希盟而换来的变天视若无睹 –这不是当年我们不齿的行为吗?还说什么“剿灭”马华、巫统,没有了有力的反对党,希盟难保不会变成另一个国阵。

共业:我们能否摆脱被巫统统治的宿命?我想象93岁的人为什么还要重返政坛,功名利禄肯定不是主题了,理由大概只有两个,一是为下一代铺路,但马哈迪家族富甲一方,孩子前景无虞;其二,便是真想为国为民,流芳百世。以马哈迪的睿智,就算对自己过去的作为有盲点,民间对他的评论岂有不知。也许,我希望吧,他真的真的想“赎罪”,趁有生之年拨乱反正。要知道国家的乱局,建议读黄进发的《共业》,如书名所指,乱局是全民共创的。比如六十年来形成的种族之间价值观差异,并非朝夕间可更改。另外,制度是驱使政治人物行为的主因,新政府真能放开对权力的栈恋、有毅力的建立公平的制度?你想想,如果这天我们要花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扳倒国阵,在相同的游戏规则底下,他日要换政府不也一样费力?我真不想再做一样的噩梦,警察或许会开枪。

无论如何,政党轮替成功还是值得高兴,但高兴以后好像又有点失落。以前什么不如意都能赖政府。生意不好,就赖经济,经济不好是因为政府烂,政府烂是因为上梁不正。一夜之间,没人能赖了。未来五年发展如何,将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2018.05.14刊于中国报

0 thoughts on “新政府又如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