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票,我投给文学

“马华文学”一词,让一些本地作家困扰的就是至今还有人以为和马华公会有关系。没有,当然没有。马华文学,是优质的、是热情的、是怀抱理想和美好的,和政党完全相反 — 请选民投票时认清楚。

我从不怀疑马华文学的地位和品质,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以为优质作家减少。没有。一批“老将”如许裕全、、林健文等还在持续创作,尽管因为工作和家庭产量稍减。更让人鼓舞的是看到年轻一辈如卢姵伊、郑羽伦、黄子扬、黄龙坤等渐渐放光放热,他们汲取的文学养分充足,我敢说作品甚至超越某些前辈。超越是好事,表示整体有所成长,我非常甘愿地承认我不如他们。

马华文学过去的魅力,我觉得一方面在于其地缘性,在这个独特的国度,我们不断吸收多元文化,又不断被这些族群压迫。马华文学是不是国家文学?我们渴望认同,却明知不可,这种矛盾和忧患渗透在作品之中。本地读者在马华文学找到共鸣,外国读者则通过马华文学发现并探索另一个中文世界。听说李宗盛曾劝告马来西亚音乐人,无论词曲都不要盲目模仿台湾,台湾喜欢马来西亚的东西,正因为在这样的文化底下能生产出他们意想不到的内容。同样的说法也可套用于马华文学,因为我们不一样,不一样就是魅力。另一方面,让马华文学更见魅力的是年轻一辈作家,他们涉猎更广,创作手法和题材更新,超越家国关怀,比方说诗人黄龙坤探讨的性别议题,以前就不多见,

或许有人担心时代变迁,读者被网路废文弄坏了胃口,再也吞不下文学。但乐观来看,好文章因网路之便更易传播,好书更容易通过网路平台购买,于是年轻作家的阅读视野更为开阔,见识和见解往往是老将所缺的。同时,网路也是新生代作家发表的渠道,在文艺版位萎缩之际不失为一条出路。以多产的医生作家林韦地为例,没有任何纸媒平台足以承载他的产量,于是他长期经营脸书建立其传播及影响力。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他的见解,他的做法值得参考,这确是新一代马华作家传播作品的方法之一,可惜许多前辈还没有跟上来。作家是知识分子,大选在即,他们对时局的洞见于读者可以是明灯,把肮脏不堪的角落明明白白的展示,希望选民能做明智的选择。

但不管下一届政府是谁当家,他们对马华文学发展的帮助,我都不寄希望。无论谁当政府,马来文作主的局面是现实,没有哪一个政治领袖在当权以后还敢去捅这蜂窝。某新加坡作家对我说,新国政府给予文学界很多辅助,但发展始终不如自力更生的马华文学。也许是正因为压力,才刺激我们向上伸展。政府不帮助无所谓,不来搞破坏,就谢天谢地了。要投马华文学一票,请投票给不会搞破坏的政府。

2018.05刊于普门杂志

 

 

有者更走上舞台,比如最近的动地吟表演,甚至跨界把马华诗歌带到英语诗歌朗诵圈相互交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