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前须读

昨晚参加掷飞镖比赛,大败,理由是对方“玩臭”。怎么说呢?我们参加初级组,对方的队伍混了一个绝顶高手,等级远远超越我们,轻轻松松取胜。为什么高手能混进初级组?他在做等级测定时刻意失手,如此就可轻易取得初级组的奖金。严格来说,他并没有犯规;或者说,他清楚现有游戏规则的漏洞。过去我赛车胜出,有时并不因为技术超卓,而是因为对手犯规。那么,这些比赛公平吗?比赛是“肮脏”的吗? — 政治是“肮脏”的吗?

共业: 我们能否摆脱被巫统统治的宿命? eBook and ePub | Kaki Buku

多年前参加星洲花踪文学奖,评委温任平称许我的政治诗冷静,因为大多时候“政治是狂热的”。当时年轻,一知半解,如今明白政治并不狂热,政治是需要鼓动民众狂热,而其本身是冷静的算计,就像下棋,但游戏规则远比棋局复杂。清楚游戏规则,先赢了一半。然而对于政治,恐怕我国人民大多还停留在依赖关键词和口号的阶段:一马公司、贪腐、滥权、统考、选区划分、Bersih、变天等等。这些关键词会激起民众的情绪,也就是政治人物所需要利用的狂热,引导民众的行为。然而,大多人是没法就任何一个关键词进一步深入解析的,诸如一马公司的盘根错节、选区划分牵涉的制度问题等等,都只能凭有系统的深度阅读去了解。只有明白全局,人民才能提升到可鸟瞰的高度,不再轻易受情绪左右、受政客操控。

我本也是个一知半解的平民而已,要知道马来西亚为什么走到这个局面,政治学者黄进发的新作《共业》让我茅塞顿开。他从1946年谈起,探讨“公民可否差异而平等”,族群多极化一直是我国政治和社会的根本矛盾,马来人与非马来人之间立场相异,在一方能为对方利益设想以前,没有可协商的交集。这些矛盾也就成为政治重复玩弄的课题,引着人民的情绪原地兜圈。黄进发善于把复杂的大课题拆细成易于消化的小块,他用前后60余年的政治历史架设时间长廊,引领读者走过“马来西亚1.0”和“2.0”,逐一检视历史的“展览品”,比如513的真相(原来那不是“华人海啸”造成的)、308的“意外”和505的不意外、Bersih打破种族隔阂的感动等等,长廊尽处豁然开朗。

马来西亚大崩坏-从1MDB看国家制度腐败

如果最终读者能像黄进发那样明白体制,就能像他一样清楚“选人还是选党“是“假命题”,在我们的选举制度和内阁制底下必然是选党。作者也在书中详述“领先者当选”制度的弊端,举德国民主为取经对象。换政府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而是要能修正游戏规则。“赢者全拿”的得失太大,套用作者的说法便是每场选举都是“豪赌”,于是玩家为免一无所有,自无所不用其极。如果制度改变,权力向下分散,玩家能各自觅得生存空间,行为便会改变。换言之,我们要用游戏规则来控制政治人物的行为。

国会的最后一哩路

他的这些论述部分在《马来西亚大崩坏》一书中已有写过,该书由时评作者林宏祥主编,多位名家如潘永强、唐南发、王维兴等执笔,以一马丑闻为切入点看国家机器如何当机 — 司法正义失守、警队坐大、经济衰退,还有制度破坏的结果,造就了史上权力最大的首相。人民困惑何以丑闻缠身的领袖可以持续当权,王维兴在书中解释议会怎样失灵,熟悉游戏规则的当权者改组内阁、撤换总检察长,国会内议长驳回和一马丑闻相关的提问,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无法进入议会厅。如果我们人民不是终极受害者而是观众,这是多么精彩的一部政治连续剧啊!断不亚于《雍正王朝》。关于议会的运作,王维兴的新书《国会的最后一哩路》第一辑有详尽的剖析。此外,他也探讨国家政策,洞察财政预算案的弊端,比如营运开销逐年攀升,发展开销却一再削减,同时一马援助金和一马公司的债务则雪上加霜。在谈政治民主化困境的《后纳吉时代的到来》篇,精准地指出要跟随纳吉还是马哈迪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必须对国家领袖问责,倘若我们的“民主”制度若无法动摇领袖的地位,这制度就有病了。

老马红烧一个马来西亚:马哈迪医生秘藏42道政治食谱

关于马哈迪的争议,杨善勇的《老马红烧一个马来西亚》值得参考。网上充斥简短、片面的言论,有时沦于宣泄,杨善勇的文风也不时语带调侃,看书名就知道了,而且每个章节都是“秘方”,全书是老马的政治食谱。但至少全书相当全面的记录了马哈迪过去的施政和言行 — 比方说,你相不相信马哈迪曾说他想要废除内安法令?1987年动用内安法令在茅草行动下逮捕106人,正是他在位的时候。从马哈迪执政时期,一直谈到后来和纳吉对着干,在人民要在两者间做选择之际,本书是很好的复习课本。顺带一提杨善勇的另一著作《马来西亚经济惨后忧郁症》,探讨在当前施政下经济如何经历“经济更年期”、“计划健忘症”、“预算水肿”、“物价高血压”、“公务过胖”,幽默是幽默了,但是受害的人民还真笑不出来。

马来西亚经济惨后忧郁症

多读,是好的,尤其政治相关,总是兼听则明。国阵你不能尽信,反对党也不能;黄进发你不能尽信,杨善勇也不能。但全面倾听和阅读之后,你心里会有谱,再有人提出离谱的片面论述,你能过判断真伪。选举投票在即,“救国”怎么救?如果不明就里,“救国”也只是个虚无口号罢了。就算换了政府,政治不会从“肮脏”突然变得“干净”,人民需要学懂游戏规则,至少知道政治怎样“玩臭”,或许在投票这种关键时刻,还能找到扭转乾坤的契机。

2018.05刊于星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