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钱

首相派发援助金给计程车司机,万人争先恐后欲领,导致三十人受伤。从此以后,我们没资格笑新加坡人“惊输”。

我一直质疑一马援助金扮演的角色,如今在国阵的竞选宣言里又说要提高。它肯定会帮到一些穷苦人家,但与其送鱼给饥民吃,不如……我不是说教他们钓鱼,是说不要一开始就把海水吸干、把鱼都抢走 — 那边取消汽油津贴、强征消费税,这边又来派钱体恤人民。许多先进国家都有福利机制,我们有一马援助金也无可厚非。只是在这个时间点偶发性的援助派钱,很难不和大选联想在一块。这不是常态性派钱行为,人民的行为也就为抢钱失去常态,难道是怕大选之后就无法兑现了?

柔佛王储突然出现在超市,也是派钱,帮人民买单,引发疯狂抢购。朋友的店中店货品被顾客大量“下架”到购物车,却因不算是日用品,超市不让通过,拿不到好处的顾客撂下购物车就离开,当然不会帮忙物归原处。不只朋友的店得暂时休业整理,超市也一样。后来还有恶作剧者传假消息说王储还会资助购物,使得另几家超市又乱一通。皇室成员高调爱民,子民本应感恩有福,但人和水族箱里的鱼差不多,忽然撒入鱼粮,鱼群便会抢食,打乱原本的平静。

对于以上派钱行为,你会觉得感动吗?也许很难。动机若不是太鲜明,就是太莫名其妙;款额对主角来说不过九牛一毛,再不然就是在动用别人的钱。怎样派钱才不扰民、有意义?比如设立奖助学金,帮助的对象清楚,申请条件列明,定期发放。这样有系统的持续执行,不只不会生乱,更能产生久远的益处。

不只官派钱、皇派钱,民也派钱,但感觉和影响都很不一样。店家在投票日免费请吃板面、肉骨茶,鼓励人民出门投票,博取宣传是肯定的了,但至少鼓励投票的讯息传播开去。比较让我动容的是一些朋友如张吉安、周本兴等,主动自掏腰包赞助一些需要旅费回家投票的学生。后来更多人受感召,于是又帮助了更多人。

希望大选以后,一切都稳定下来,没有人需要派钱了,大家都在收钱,多好。

 

2018.04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