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作弊用魔术?

选委会增加一个触碰选民手指的投票程序,避免作弊者戴指套沾墨后脱掉再重复投票。这措施特别吸引我注意,因为我曾是魔术师,而指套正是魔术道具之一。至于用途,魔术师的守则是不揭秘,我就不说了,但肯定不是为了投票作弊。选委会代表说此事的确曾经发生,因此必须防范。我寻思这个作弊点子何来?和魔术师有没有关系?

上届大选前,有一则和魔术师相关的八卦。我必须说,这是八卦,细节我忘记了,来源无法证实,(也可能是我梦到的),不要捉我。话说某位魔术师接到奇怪的电话:“我看过你的表演,很厉害!我们有事想请你帮忙。”

“你是谁?”

“我不能告诉你,总之我为重要人物工作,你能不能左右选举成绩?”

“我是魔术师,不是巫师!我的是幻术,不是巫术!”

“噢…… 原来…… 那么你能不能像你表演那样,把箱子变不见,或者换掉?”

魔术师翻白眼,随便推搪几句便不再联络。我听到这个故事时,心里首先浮现一个字:desparate,像垂死挣扎,无所不用其极。第二印象是,蠢得可以,居然相信魔术这样的娱乐把戏可以用在选举作弊。万没料到后来还真有人想用指套重复投票,所幸被选委会发现,但有没有哪一些漏网之鱼瞒天过海成功了?

这故事“如果”是真的,意味着的确有人要作弊,但魔术师未能追究,一来不知对方底细,二来未留证据。就算真想追究,也不知道该相信谁?能相信选委会吗?家有老少,万一自己被谋害了怎办?

我(在梦中)对魔术师说:“那些人好无知,众目睽睽之下,怎么可能换票箱?”我当过监票员,当年传言停电的地点,也是我监票的地方,其实并未停电。就算停电,也不是黑暗一片,是没有可能偷换票箱的。

谁知魔术师(在梦中)说:“其实,不是没有办法的……”(后来我就梦醒,不记得了。)

魔术师的思路是很刁钻的,大卫考伯非怎么把偌大的自由女神像变不见?常人根本想不到个中秘密。选委会思考透彻了吗?如果碰触了我的手指以后,我才戴指套呢?我现在不知道能怎样做,但若有心作弊必能研究出技法,毕竟单手藏指套、戴指套的功夫已经有了。如果重点是让手指沾墨,那么检查手指以后必须捉着选民的手不放,直接沾入墨汁中。

看来,选委会要雇佣魔术师当顾问了,真的只有魔术师才能对付魔术师。

2018.03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