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测谎

大多人以为说谎者因为心虚,不敢正视对方的眼睛,还会闪烁其词,其实未必。正因为心虚,他们可能更努力直视对方双眼,避免被发现,也尽量稳住语气。那么,究竟何者为准呢?从这个例子就可见测谎没有万试万灵的方程式,连专家也承认测谎机并非百分百准确。一般来说,要觉察对方有没有说谎,要注意的是说话的方法有没有乖离原有模式。

说谎毕竟是需要花力气的。话语原本从心而发,现在突然要绕道经过大脑的创意部门,这些多花的力气就会反映于肢体表情。本来说真话直视你的人,忽然眼神飘走;而本来说话就东张西望的人,忽然瞪着你看。这些就是乖离真话模式的例子。

自诩测谎专家的Pamela Meyer在TedX谈过的内容,和我读过的其他测谎技巧有类似之处,或许都值得参考。除了眼睛,表情肢体语言也是重要的讯号灯。说话能假,但大多人照顾得了语言就掩饰不了肢体。嘴上称赞你的人,可能禁不住微微摇头;看似专注聆听你的人,脚尖和身体正转向大门。表情就更难控制了,Meyer播放谋杀嫌疑犯的受访影片,她嘴上把事件说得恐怖,最后却难掩笑容,后来发现果真是凶手。

Meyer从语言使用的角度谈测谎,写作人如我尤感兴趣。虽说她的用例是英语,但也可涵盖其他语言,因为无论用什么语言撒谎脑子同样费劲。其中一个说谎的迹象是句子会变长(不是鼻子变长)。因为心虚,便本能地想用更多字句保护自己,像筑起一面话语的高墙,同时模糊对方焦点。比方说:

“公账会说我没错。”

这句子比“我没错”长一倍,比“我对”长两倍。撒谎另一可能的迹象是,在言语中尽量和主题事件保持距离。比如克林顿说:“我没和那个女人有性关系。”卢温斯基在这句话里渺小成“那个女人”,连名字也没了。“公账会说我没错。”不只模糊焦点、保持距离,还转移责任。于是说话的人并没有直接撒谎,因为这话是第三方说的。我有错没错已不是主题,主题是公账会说我没错。

有一个老笑话也许最真实:你要如何知道政治人物说谎?看他嘴唇开始动,就是了。

2018.03.27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