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什么不排队?


在台北宣传新书《男人这东西》以后,回程中在桃园机场排队过保安时,有两个瘦削的年轻人排在我后面。他们站得离我很近,近得让我感觉不舒服。两人都身穿随便的T恤牛仔裤,一人颈上挂着和衣裤不搭的粗金链。他们的语言我听不懂,依稀是泰语,却又好像某区域的印尼语。我尽量不要理会这两个皮肤凹凸的年轻人,把注意力放在排在我前面的高挑欧洲美女,但就算我不看他俩,他俩还是不时碰撞我,我好想快速通关逃离。

队伍是蛇形的,终于排到最后一个靠近柜台的转弯处时,金链男若无其事的越过我和欧洲美女。欧洲美女怒目视之,几乎喷出火来,金链男完全不予理会,自在得很。欧洲美女随后瞧我一眼,眼里的意思是:你真就这样任由他插队吗?我耸耸肩,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本来想说:different culture(文化不同),又怕得罪这两位很像黑道喽啰的小伙子,横生枝节。这时,我比较确定他们不是泰国人了。

我上回去印尼公干大概是十年前了吧,出了雅加达机场到计程车柜台,看到有人在办理订车便排在他们后面。须臾他们离开,我正想上前时,本来站在一旁的印尼人抢在我前面。说“抢”似乎是不对的,因为“插队”的人是很从容的“走”到我前面,柜台服务员也不在意。我心想人在异国,忍一时风平浪静,等到插队的人办好订车离开,在我来得及提步以前便有另一组人插队。这下我看懂了,他们是完完全全没有意识到我在排队,“排队”这个概念不存在,后来柜台前一空我就抢位,果然又有人要插队,看到我占位了又很自然地在周围游走。

比这个更震撼的是看陆客插队,当时在马来西亚机场海关处,人龙很长,没一百人也有五十,两个穿的花花绿绿的妇人却径自走到柜台前想通关,好像看不到人龙似的,柜台海关人员严肃地请她俩排队,她们才发现这一百个比她们早到的人。排队是文明社会的礼仪,原始世界用抢的,谁狠谁先得,还有好些国家民情依然如此,请自行观察判断。但以上是极端例子,一般上就算他们本来没有排队文化,去到纪律鲜明的国家如日本,还是会受其感染勉强排队。在日本地铁,无论是谁都乖乖排在车门两旁,先等到达的乘客疏散了才上车 — 当然有“某些”人还是抢着挤向前,你就会十分清楚这些一定不是日本人。马来西亚人纵使会排队,在地铁站的礼让精神和纪律还是输日本人一点点。

我倒不会责怪这类插队的人,尽管行为是有些惹厌,因为“不知者不罪”,他们的生活环境里的文化不同,不是先到先得,而是先抢先得。different culture。但欧洲美女不这么认为,再抢到金链男前面。我本来想就让两个黑道小哥先行吧,但到了扫描器前他们才发现需要脱外套皮带,忙乱一番,我趁机不客气地超前了。

2018.02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