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话连篇

话说阿茂养过一只狗,这狗儿很奇怪,就是不喜欢靠近人。它对猫对鸟对花对草都亲切得不得了,但人一靠近它就闪。阿茂硬把狗狗带去见一著名训犬师胡夫刚,请教原由。胡夫刚说:“噢,我跟狗狗谈两句。”胡夫刚靠近狗狗,说也奇怪,狗狗完全不抗拒胡夫刚,然后一人一犬交头接耳了一阵子,胡夫刚看了看阿茂:“噢,我明白了。”

阿茂说:“你很神啊!真的会跟狗狗说话?为什么我的狗狗不亲近人?”

“噢不是,狗狗是教徒,在他的信仰里,人不干净的!”

天生万物,各有其位。记得小学老师在课堂谈害虫益虫,又补了一句,是谁决定是害是益的呢?就是人类以其利益为出发点来分辨的,无论什么虫类都只干天生要干的事。人类更多,更复杂了,除了互相看不顺眼的种族歧视,还有信仰、迷信、文化造成的物种排斥。比方说乌鸦吧,就长得黑了点,叫声吵了一点,就被当作不祥之物。老鼠本来惹人讨厌,遇到鼠年地位好像又提升一些。

大家喜欢和讨厌的事物不同,既然生活在一起是必然的事,就必须学会互相尊重。像黄明志的狗音乐视频在回教堂附近,如此刻意挑衅,就实在太不可取、太没礼貌。我非常欣赏伊斯兰发展局早前发布的文告,吁请穆斯林尊重华人的狗年。在此之前,大家自我审查过了头,一件不知道谁设计的十二生肖T恤还自删猪狗图样,改以文字代之。购物广场都在尽量淡化狗狗的图样,这现象甚至引起台湾媒体关注,不知算是奇闻还是笑话。

尽管伊斯兰发展局发此文告,但我觉得没多大影响力,大家必然还是习惯小心为上,继续自我审查,避免踩到谁的尾巴,无端被咬一口。那么,贸消部刊的狗年贺岁广告,用的图像居然是一只会吠的鸡,又是不是自我审查的结果呢?不全然。这么一个“技术错误”就透露了团队里没有华人把关,或者有但是懒理,大剌剌的踩华人尾巴,说什么尊重、团结都是空谈。

阿茂发飙:“这只死狗吃我的用我的,竟敢嫌弃我?!”

“你要尊重它的信仰。”

阿茂搔搔头,无奈的认同:“好吧….. 但是呵,为什么狗狗不排斥你?”

胡夫刚叹息:“它以为我是同类。不景气,我打三份工,忙到狗酱。”

2018.02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