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身

清晨上车,我总无法立刻发动引擎。

往车子走去时,心已在下沉,是刻意的,沉到水底的心,才安静、平稳。一日之始,仿佛大战在即,纷纷扰扰的讯息将会涌入,还有那些进进出出的文件,来来去去的人,形成的轨迹势必把我身心分割为片,这一片你的,那一片他的。我要把心沉下去,藏起来,但它始终忐忑,直到拉开车门,遁入车厢,门闷声一响关上,封闭起来,像把那些吃人的末日丧尸隔绝在外,我才能有片刻安稳。也只是片刻。就算只有片刻。

早餐的咖啡因才刚随血液沁入脑际,开始清醒地知道这是逃避,还是得打开手机,检视一日流程,大略拟一拟作战计划,把需要预先交代的工作发讯出去,车厢变成一人的指挥中心。未几,叹一口气,打开手机游戏,看看我那虚拟的城市还欠缺哪些建筑材料,开始投入生产,也许到下班时便能再扩展城市的版图。放下手机,大概是时候开车了,轻按发动钮,车子轻吼一声,轻得像叹息。

行驶中的车子像开战中的办公室,在川流不息的公路得时时对路况反应,但都是自动的反射动作了。偶尔有灵感会在摇晃的车子里滚出来,写作的、工作的、生活的,无法笔记,总提醒自己必须记住,却往往在下一个转弯就不知滚到车里的哪个缝隙,一时找不回来。流动的车子,仿佛留不住那些什么。

到了公司,熄掉引擎,安静突如其来,仿佛退潮以后时间突然凝固。我没有立刻下车,不舍得。路上忘了的思绪,试图再在脑海翻找一回,但常常还是无所得,也许明知无所得的,不过是拖延面对战场的借口。最后还是得开门,下车,一把拎起沉甸甸的背包,关门以后就不回头。但岁月已追了上来,有时午后累不堪言,又会溜到这私密空间小睡片刻。

下班上车就不会有这样的犹豫,像个逃兵,赶在下一颗飞弹炸来之前潜逃,一离开停车场就似乎听到身后传来爆炸声。然而回到家还是不想下车。家里有人吗?如果有,便又是要陪伴;如果没有,那不过是从车厢小小的空虚,换过去更大的空洞,至少在车厢里我有被包围、被保护的感觉,像穿了一套盔甲。

终究还是要下车的, 必须接受吧,人生是不断的流动静止流动静止流动静止流动静止流动静止…..

2018.01刊于佳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