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嘛档之辩:子非鱼

莊子與惠子遊於濠梁之上。莊子曰:「鯈魚出游從容,是魚之樂也。」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 — 濠梁之辯

我从中学开始就觉得庄子超无聊的。大家都説他了不起,我當然不敢衝撞權威。也有長輩說年輕人讀儒家,道家的東西要老了以後才有所領悟,也許我還不夠老。像庖丁解牛,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我打針都痛死了,牛會乖乖任你劏?就算是要用比喻講道理,這比喻也太“求求其其”。

“子非魚”這段分明就是和朋友在麻麻檔講廢話。莊子怎麽可能知道魚快樂不快樂?老實說,連人快樂不快樂也很難懂,何況是畜生?那時科學不發達,還不知道魚的記憶衹有那一刹那,根本不可能有情緒。他不過是以自己的想法,投射在魚身上。惠子問倒他,他就狡辯。不止惠子知道莊子不知道魚快樂,我也知道他車大炮罷了。

2018.01- 节录自星洲日报华文大观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