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少说方言”?


有很长一段时间,就是中小学时期吧,我都以为说方言是不好的。校园内推行“多讲华语,少说方言”运动,实际上不是“少说”,而是“不说”,因为老师一听到方言就厉色警告,仿佛方言如脏话,罪恶不已。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思考,香港这讲粤语的罪恶之岛应该陆沉,闽南语几乎成为国语的台湾应受天谴,我们讲方言的先辈个个是黑道。

就算师长不认同,当年我还是觉得粤语特有味道。看香港电影,万不能接受华语配音的版本,尤其是一些尖酸刻薄的对白,一变成华语就韵味全失。周星驰如果说的是华语,保证他一辈子红不起来。方言是文化一部分,世界因百花齐放而美,多元是力量也是创意的泉源,我国政府没有鼓励中文发展,已是可惜,我们打压自己的方言,却是什么原因?其实,个中理由我也不是不懂。

坤成解禁方言,有人喊好,持反对意见的其他校长则说,鼓励使用华语是为了提升学生的华文水平。华语毕竟是相对主要的语言, 而语言学习没有捷径,必须多说,这是我认同的论点。但是,同时我也认为人脑并不限于装载一种语言,我国华人本就得学三语,通晓至少双语者比比皆是。对很多外国人来说这有点不可思议。在校园内偶用方言,并不见得会侵蚀华语能力。况且,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啊!见马来人讲马来语,见印度人讲英语,见华人福建广东客家什么都来,甚至遇台湾人用台湾腔,见北京人用北京腔。

大多人用语言思考,故此延伸出神经语言程式(NLP)这样的理论,尽管是伪科学,但依个人经验来说,我使用不同语言思考时,似乎会牵动不同的神经网络,最后出来的创意有所不同。因此,多语能力是优势,这优势不只是沟通上的,还是思想上的。说到沟通,也不能否认方言有时更显亲切,一听到就把彼此距离拉近一点点。

方言不会侵蚀华语,我同意在校园内多用华语,维持中文水平,而“少说方言”,但不是禁止。我们应该让学生知道方言也是文化一环,是OK的。其实校方也不必过于忧虑华语水平的问题,有一次我去母校演讲,为了给学员提神表演了一套魔术。后来一位小同学拉着几个朋友来找我再演一次:“你们来看,这魔术很’牛逼’的!”你这就知道他们都在看哪里的电影、连续剧,当年我的粤语不也是这样学来的。

 

2017.12刊于透视大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