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當其衝

看到首要媒體推出“職業暫休”計劃,長話短說,就是鼓勵放無薪長假,而且最好你不要回來。原因呢?公司承受數以億計的虧損,這是減低財務壓力的做法。首要媒體碩大無朋,也是官聯公司。於是,我聯想起幾件和這家公司完全沒有關係的事情。

有一次走訪某電視臺受訪,負責人先對我致歉,說錄製過程或有問題,因爲全套操作系統正在“升級”中,升級到一個比較差的系統。“什麽?”我問。“上面勾結外面啦。”負責人說。

以前用過一組看電視節目的手機app和網站,叫“鈍鈍”還是什麽的不記得,很長一段時間其實都看不到視頻,有一陣子還要收費。當時我在想,這家公司到底花了多少錢做這件事呢?那在網路時代完全不合時宜的收費模式,難道幾百個員工沒有一人看得出來嗎?後來這個平臺操作算是穩定了,但我看不出能怎樣賺錢,養著多少人我不知道。

又聽説某大公司收購幾個網站,但錢並不會完全去到原有股東手中。收購價會比真正的市值高,然後高出來的部分,要回扣給決定收購的高層。聽説而已啦,這種事情到處都有。

還有聽麻麻檔吹水的朋友說,有政治背景的媒體機構,通常很難經營妥善。如果它爲了討好主子而言論偏頗,自會失信于讀者,比方說巫統掌控的馬來前鋒報是一例。失去讀者信賴,自然連連虧損,主子要保著媒體維護其政治意圖,衹好繼續注資。公司的營運太依賴主子的資金,就更不需理會市場需求,衹會每況愈下。

我説的這些事,肯定和首要媒體沒有關係,網媒崛起,傳統媒體首當其衝受打擊,才會這麽慘的。傳統媒體多靠廣告收入維持,客戶的廣告預算都轉到網媒去了,傳統媒體就衹能喝西北風。這和貪污腐敗、臃腫失效,一點關係都沒有。

比較有關係的是,政黨想掐著人民喉舌控制輿論的做法,已經行不通。首要媒體已逐漸成爲次要媒體,網路的開放自由,已輪不到誰來控管。就算效法中國全面管制網絡,也還有“翻墻”的辦法。一些懂得上進的傳統媒體,已靈活的進軍網上,跟不上時代的,衹好等著被淘汰了。

2017.12.13刊于透视大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