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難投,還是要投

獲知希盟提敦馬哈迪和旺阿兹莎為過渡正副首相人選,我腦筋短路了一下,頓時頭昏目眩,似乎掉入一部粗製濫造的穿越時空連續劇。十多年過去了,我仿佛又看到馬哈迪、安華的配搭,不是說江山代有人才出嗎?怎麽十幾年后還是一樣的?這是不是一種悲哀?

當然還是有點不一樣,劇情峰回路轉,敦馬居然變成反對黨,還和過去的死對頭合作。對於一些不認同敦馬過去施政的人,如此甚不是滋味,原本要支持反對黨的,現在居然又可能讓他重當首相。投這裏又不行,投那裏又不願,一氣之下,可能就要聽信那廢票論,大意是以廢票表達對兩邊陣營皆不滿。這想法比我的穿越劇更荒唐。

想象這世界上只剩下兩家餐廳,一大一小,同在一條街上,兩家的老闆你都不喜歡。這天你餓到不行,手裏拿著十塊錢,走到兩家店前,很有骨氣的把鈔票撕掉:“哼,你們兩家都休想做我生意!”然後又餓著肚子回家 — 這不是非常傻嗎?

就算食物難吃,也總有一家比較不難吃的;就算老闆臉色難看,也總有一位比較不那麽樣衰的。鈔票撕掉了,你衹是難爲自己而已。而那兩家餐廳,大的那家會繼續幸福地存活,因爲本來就在暗地裏“穿你櫃桶底”。小的那家,就不那麽樂觀了,萬一它因爲少賺你那張鈔票而倒閉,你就完全失去選擇權。和自己溫飽攸關,不可意氣用事。

投廢票就好像撕掉鈔票一樣,你衹是教訓了你自己。如果你滿意現狀的大餐廳,就投票維持現狀,那是你選擇的權利;如果你不滿,那麽你要追求的是改變,不要管小餐廳的大厨其實是從大餐廳跳槽過去的,要扭轉大餐廳店大欺客的局面。就算小餐廳贏不了,你的一票至少讓它壯大一點,那麽大餐廳才不能繼續亂來。兩邊服務都因爲競爭而提升,你才可能有好日子過啊!

敦馬在小餐廳這新環境裏,和其他厨子其實旗鼓相當,已不能隻手遮天。過去他好吃的、難吃的菜色都做過,但今後如果他還想過分添油加醬,副手可以制衡他。我并不想説服誰投票給哪一邊,你喜歡大餐廳你就去,那是選擇,重要的是你要去選擇,而不是跑到餐廳前撕鈔票 — 這麽廢的事,是廢人做的。

2017.12.12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