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學會站起來

如果馬大凍結的不是華文學會,是地理學會,華社會不會有這麽大的反應?大概不會。因爲表面上看起來,就是代表政府的馬大,打壓代表華社的華文學會,學會是underdog,我們直覺地反彈聲援。

看華文學會發佈的聲明,再看來往原文的國文書信,學會承認違反校規,辦活動沒有通知校方,文書告示沒有巫文。這些是技術錯誤,沒錯,但技術錯誤也是錯誤,那麽校方就有理由懲戒,華文學會是理虧的。

馬大無疑官僚主義,但試問世界上哪個政府機關不官僚?有很多措施其實很無厘頭,中文系的論文要用馬來文寫,就無謂之極。但政策若此,在還沒有從基本上改變以前,唯有遵從。既然華文學會在體制内,就不要輕易衝撞那些規條,自找麻煩。這回華文學會是疏忽了,門開了一道縫,讓人有機可趁。至於“分裂種族”的指控,那是有人投訴,用中文書寫就叫做分裂種族嗎?投訴者的智商在哪裏我不知道,但這條罪名至少沒有在官方書信裏看到。

我和在籍大學生聊過辦活動的申請程序,須呈計劃書,要幾個單位批准,耗時一兩個月不等。大學活動不是建路搭橋的大工程,官僚系統的繁文縟節徒增麻煩。但這會改進嗎?不會。大專法令不許學生參與政治活動,這些層層疊疊的程序正好可箝制學生。關鍵在於校方有沒有雙重標準,其他學會有沒有犯類似錯誤,若有但校方“隻眼開隻眼閉”,這就應該憤怒。

學會的聯署請願,不管有萬人還是百萬人響應,都讓我感到不適滋味。爲什麽呢?因爲感覺上華社都在“請求”的位置,就看副校長大人願否“大發慈悲”、“網開一面”,就算爭取成功,也絕對不是華文學會的勝利。另一方面,無論華社如何抨擊此事,所有報導和文章不是以中文書寫嗎?有多少會讓校方看到?

夾縫求存有夾縫求存的玩法,阿里巴巴系統(我不是說馬雲)便是例證,我們總能在規條的重重包圍中尋找到出路,繞過也好跳過也罷,從來不輕易去衝撞。華文學會是疏忽了,但不必哭哭啼啼的求,一咬牙撐過去這短暫的冬天,又是一條好漢。到時如果校方不解凍,就變成校方理虧,我們才有抗議抗爭的基礎。

 

2017.12.05刊於中國報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