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麽我厭惡拍照


我倒不是絕對的厭惡拍照。

年輕的朋友大概沒有經過那個菲林的年代,也不過是約莫二十年前的事。在數位攝影普遍以前,照片,是很珍貴的。拍照要用相機,一卷菲林36張,不能浪費,得看準了才按下快門。再古早一點,得上照相館才能拍照。菲林要在暗房裏處理,照片在顯影劑中慢慢浮現,像久遠的回憶。一張張的,收入實體相冊,存放在抽屜,偶爾取出回顧人生,或親友來訪時分享那些泛黃的歲月。

我童年的照片實在太少,不像現代父母手機里隨時存有成千上萬張孩子的照片。能把記憶化作影像無限量記錄,是非常珍貴的,不厭惡這樣的科技,而且感恩。但如果有人因此變成拍照狂,就很惡心了。

首先最討厭的是拍食物的人。大家聚餐時已是飢腸轆轆,上菜時總有人掏手機比我舉筷還要快,阻止全世界吃飯讓他拍照。既然不能馬上用餐,另幾位也掏出手機拍拍拍,然後各自忙上傳。我不明白為食物拍“遺照”的意義,他們以後肯定不會再回顧這些照片,網上社群的朋友又有幾個會關心你吃了些什麽?拍照浪費功夫,上傳剝削了聚會交流的時間。最重要的是 — 我餓了。民以食爲天,你不讓我吃,我就想革命。

聚會拍照留念是很正常的事,我不厭惡這個,有的人摄影技術爛、相機要重複設定幾次,每次重拍我就被逼重做那僵硬的笑容,很煩人。更可怕的是那些龜毛的人。站左邊一點,靠右邊一點,不行,再拍,笑得燦爛一點,衣服理一下,再拍,現在大家來擺pose……沒完沒了。我對這樣的拍照尤其不耐煩,我只想好好吃飯,不想拍電影海報照片。説到擺pose,今年十月有個韓國女人在懸崖邊跳起拍照,失足跌死。拍照有害健康。

拍完照搞不好還要修圖,這樣就不只是為了留念了,為了“分享”,卻又不敢以本來面目示人。更可惡的是那些愛錄影的人,想記錄每一個片段,結果讓大家渾身不自在。我只想好好聊天,沒有意思要競逐金像獎。

為別人捉相機也是讓我抓狂的事,尤其女人。男人五感遲鈍,要求很低,照片裏看到樣子就好。女人就不一樣了,光綫不對、角度顯胖、構圖稍偏,統統要重來。她臉轉48.5度深信那是最好看的一面,我心想地球上除了她自己根本沒誰在意,只苦了上下左右移動的攝影人。

我參與聚會或出席有意義的場合,比如頒獎禮、孩子比賽等等,我都會提醒自己存在當下。我要親眼看著現場多變的人和事,而不是緊盯像素有限的小框框。我不要錯過笑聲,那是照片記錄不了的。笑聲從身後傳來,錄影的鏡頭不比雙眼,來不及對焦的。但現場總有一排排閃亮亮的手機屏幕,妄想收存易逝的光景。偶爾拍照,偶爾錄影,無妨,但手機取代了耳目,錯過眼前的美好,豈不可惜?

我不是絕對的厭惡拍照,只是討厭刻意被固定、被打斷、被干擾。最美的攝影應是捕捉生命流動的特質,而不是把人釘成照片裏的標本。

2017.11.20刊於中國報

爲什麽我厭惡拍照”的一个响应

Add yours

  1. Pingback引用通告: 5篇“厌世”文 – 周若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