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大叔,生日快乐

又一次车友聚会喝酒,花花大叔卢克带着美女缇娜出席……应该是叫缇娜吧?每一次都不同,名字还真难记得清楚。聊到闷处,我惯性地望了一下手机,看到卢克的生日提醒。

“啊!卢克,生日快乐!”我兴奋地祝贺他。当时卢克正喝着咖啡,突然把咖啡从口中喷了出来,沾到我的衣袖。

缇娜见状哈哈大笑:“哎哟鹏哥,卢克生日在下个月九号啦!”卢克也尴尬地笑着点头。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记录错误,于是更新了一下。

待缇娜先行离开后,卢克好奇地问我:“我从来没有公开生日啊,你怎么有记录?”

我想了一下:“大概是上回一起申请赛车执照时,看到你填写的表格吧,就写下来咯。”

“啊谢谢,今天的确是我的生日。”

我大惑不解:“怎么缇娜说是下个月?”

卢克长叹一声,掏出手机,打开一个档案给我看。那是个表格,有两栏,左边是女人名字,少说也有二十来个,右边是日期。

“我跟每个女朋友说的生日日期都不同。”

我还是不明白,他继续说:“嘖!理由很简单啊!每个女人都想和我庆生,挤在同一天,就打仗了啊!”

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事情,我忍不住爆笑:“何苦啊你!哈哈哈!”

“有什么苦?开心得很,大家都开心。我给她们的开心,未来的男朋友全都给不到一半。她们一定会偷偷记住我的。”

可是,这样的开心,真实吗?卢克的行为放在世俗标准就是贱男一个,但我看他哄女生的功力,当今世上恐无出其右。“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这样的承诺他是给不到了,但也许他真能制造轰轰烈烈的回忆。像玩跳伞,无重下坠的刹那很刺激,悬在空中俯瞰大地也无疑十分开心,但最后总要着陆的。着陆之后,剩下什么?不也只有回忆?那么,还要跳伞吗?

卢克见我沉思,以为我暗自批判他,干笑一声:“每个人价值观不一样啦。”

“没什么,我只是在猜想你真正生日那天,怎么过?”

“多数一个人,这天刚好让缇娜缠上。我一年庆生太多次了,呵呵,我生日只想静一静。”

我喝咖啡时突然发现一件事:“对了,怎么名单上没有缇娜?”

“噢,因为没打算和她一起到下个月。”

轮到我喷咖啡。

2017.11刊於佳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