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援助

我从小就觉得财政部长很厉害,数学一定很好,要算的数字都有长长的一串零。国家独立之初有两位华人财长敦李孝式和敦陈修信,此后都没有华人。长大了创业,连做自己公司的预算都甚具挑战,更何况是整个国家的。小时会以为财长一个人完成,现在知道他有团队支援,至于庞大的国家预算案是怎么制定的,尽管没有深究,但我想能以小见大,比方说我的电脑公司想发展行动软体,钱就花在开发;出版公司想捧红作者,钱就花在行销。老板就算不亲自下手,只要指明方向,底下的团队就依照方向计划。那么这次的国家预算案有否反映治国方针?

大概我才疏学浅,实在看不出来。但是大家喜欢吗?应该喜欢的。难怪有人把预算案称作大选前糖果,甜甜的很让人振奋。国家还在派钱,这里发援助金,那里发援助金,公务员有,贫穷者有,大学生,想开优步的计程车司机有,许多人都“受惠”,连生孩子也有奖励。而且所得税减少(虽然我没份享受),铲平几个收费站,我们平民百姓看到这些甜头,怎能不皆大欢喜?大多人不会想得更深更远,心态上、思想上或许就对政府的援助产生交集。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直说了,这是大选预算案。

如果这是真的,也就是说治国方针放一边,眼前选票最重要。副首相说这是史上最庞大预算案,增加了200亿拨款。根据凯恩斯的经济理论,政府花钱有助于推动经济。美国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扭转乾坤的一大理由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政府耗费庞大,民间经济就动了起来,团结一心打胜仗。但这次预算案要把国家推往什么方向呢?我无法看出故事主题,除了大选。希联所谓的替代预算案,取消消费税,继续派援助金,不也如是?工农业奖掖没什么新意,也不需要新意吧,稳打稳扎就好。我想起肯尼迪总统当年说要登陆月球,全国便往这个理想进发。我们的理想是什么?

华中独中拨款如常被忽略,那倒没什么,习惯就好,不过留一条路给马华表现一下“后来争取到”的功劳。此外,七成预算用在行政开销,持续支援这个公务员太多的政府–据说那也是可靠的选票来源。比较让人刮目相看的是着重女性权益,产假增加,怀孕可早下班,重回职场首年还可免缴所得税。我们也知道,在这里女人的地位可是非常崇高、权益非常重要的。

2017.10.31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