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国锄草


每次搞大集会,大家就假装把算术还给老师。主办方目标要有十万民众参与,最后报两万五;警方说四千,媒体估计八千左右。净选集会也一样,有报十万,有说八千,那还算了,因为城内集会范围太广,难以计算,“爱国锄盗”集中在草场,断不会太难统计。总之大家各取一个“舒服”的数字就是了。

但希盟办的“爱国锄盗”集会,你知道吗?我是后知后觉。我常用谷歌新闻看时事,它自动搜罗各媒体新闻,然后依事件被报导、关注的频率排序,只显示要闻。如果“爱国锄盗”完全没在我的谷歌新闻出现过,大概表示事件在网上有多么的冷。我的脸书动态上也完全不曾出现过此事,一个朋友在集会数天前告知,我才知道,但看过即忘,完全没想参与。从出席人数来看,不少人有着类似的疲态。经过不知几次的净选集会,终于知道一大群人聚在一起喊口号并不能改变什么。

这样的疲态,容易演变成消极。某知名作家在脸书发文说大选要去旅行,不投票。脸书写写,未必当真,但那种无力感却很真实。308以后,505以后,国家每况愈下,手中一票似乎起不了什么作用,甚至明明票数过半,却还是败给选区划分的设计。但是就算消极,也不该轻言放弃,因为就算集会小猫两三,不代表人民妥协于现状。

我参与诗歌朗诵活动,表达民愤的断不只是华裔而已,巫裔诗人还敢指名道姓。有一回我逗某友的十岁小儿,问他长大以后想干嘛,他居然说当刺客。啊,一定是电脑游戏《刺客教条》玩多了,他要刺杀那些上面的“坏人”救国。国家腐烂,已到了小儿皆知的地步。

我的同事说集会不必出席,大选时自己知道票该投哪一边就好。集会也不是完全没用,就算它只是政治秀,至少给国民提个醒,但该在取名、行销方面多下点功夫,才能更有效。英文字anti-kleptocracy大概超越了许多平民百姓的语文水平,中文“爱国锄盗”也怪怪的,硬要把两个概念放在一组字词里。像“干净”就很干脆易懂,不如直接叫“锄奸大会”,还能激起一些愤慨。否则若效益不彰,锄奸不成只能锄草,最后人民还是要继续吃草。

 

2017.10.24刊于中国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向上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