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用作业簿有什么用?

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宣布一年级至三年级学生禁用作业簿,主要理由是教育簿所指定的课本应已足够,额外作业簿过多是“本末倒置”。还有一个顺带提到的原因,便是家长投诉书包过重。

首先要问,作业簿究竟对学习有何帮助。大多说法是,在学生回家后可帮助复习,复习的确是有助于学习的。如果你认同这逻辑,那么禁用作业簿等同减低学习效率。如果还是因为要解决书包过重的问题,就更无稽,不针对重量下手,而牺牲掉教育的主旨:学习。无论是控制作业簿的数量,或是改用备有轮子的书包,都比全面禁止作业簿来得恰当。

但是,作业簿真的必要吗?复习只有用作业簿一种办法吗?阅读课本也是复习,老师指派的其他功课也是。再进一步问,这样的课后复习真的必要吗?以我个人的小学经验为例,上课专心听讲,下课后除非准备考试否则绝不碰课本,照样名列前茅。我的小孩在国际学校,功课也一样少,所学所知更胜我当年。因此,我非常怀疑课后作业的效用,当然也不认同课外补习。

我中学时有一位科学老师杨国雄,每次上他的课时我都会抖擞精神,全神在听,因为他妙语如珠,我生怕自己一晃神就错过他精彩的笑话。他教我们背元素周期表,钾钠钙镁锂锌铁铅铜汞银金,我到现在还记得,因为他说“嫁那个美女先贴钱,同共迎亲”。好老师比一打作业簿强太多。禁用作业簿,并不会达到任何学习效果,教育部不如研究一下怎样提升老师的演讲能力和教学方法。

我记得小时候并没有那么多作业簿,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呢?追根究底的话可能会发现又是商业作怪。出版商要拓展业绩,势必要不断推销产品进入校园这庞大的市场。我不否认这些产品有用,可减轻老师准备作业的功夫,也让孩子复习课业,但量多起来,便成了学生多余的负担。这下突然喊停,对出版商必有打击,但对他们的控诉无须太在意,因为必是为企业利益而发言,而且迟早能调适过来。教育部应如副部长所说,做“对的事”。

但,禁用作业簿,做对了吗?没有做错不代表做对,只是做了些没用的事,就好像每几年市政府就要换一下路名,怡保路不再叫怡保路那样,根本无关宏旨。禁用作业簿才是本末倒置,削足适履罢了。

 

2017.10.19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