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阻力最低的方向走向高处

音乐家郑泽相告诉我,在日本夏天蝉鸣很吵。他居处附近一条路上夹道都是樱花树,美丽是美丽了,但夏蝉居其中,白天毫不客气的群起发声,烦不胜烦,居民便对地方政府投诉,你猜官员怎么做?他们把樱花树全砍了。

虽然我不懂得如何对付蝉鸣,但相信总有比消灭美化市容的樱花更好的办法,那些官员必定也知道的,但要处理掉这项投诉,砍树是最容易的办法,尤其如果他们又不住在那里,砍树并没有伤害到自身的利益。往阻力最低的方向走,这是人性。别以为日本人多有纪律、多为群体设想,在政府体制内人性还是不免显露出来。日本人尚且如此,马来西亚还能怎样?就算是高效的新加坡政府,你去看他们的电影《我在政府部门的日子》,就看到人民的投诉是一样的。电影的英文名字更能反映现实:Just Follow Law,照本子办事便是,脑不要用,因为少做少错,不做不错。

既是人性,当然不只发生在公家机关。难道我们自己平常不也是往最轻松的方向走吗?拖延便是惰性最明显的体现,凡事立刻做总是比较吃力,拖一拖肯定比较轻松。年度减肥计划十之八九都注定失败,因为抵抗好吃的零食很困难,要去健身房很麻烦。因此,千万不要高估自己的毅力,要把自己导向成功,先要承认自己没有毅力。就以减肥为例,我的办法是承认懒以战胜懒。对付零食,我制造障碍给自己,不存零食,没买就没得吃;至于运动,我则把障碍减低,运动需要很多毅力,连出门去健身房也是额外的力气,所以我用app在家做运动,随时可做,把偷懒的借口减到最少。

要避免玩手机浪费时间,我把脸书和游戏放在平常看不到的角落,甚至卸载,而把电子书放在显目的桌面,需要消磨几分钟时就首先看到有益的选择。希望自己少看电视?我到处放置书本,确保伸手可及的不是遥控器。我不太喜欢外出应酬,但工作上需要,我就把所有会议集中在一天甚至同一地点,尽可能跑一趟就搞定。总之,我对自己的意志力采取彻底不信任态度,处处防范自己偷懒。

往阻力高方向走的人不是没有,这些是能人;往阻力低的方向走,叫正常人,这世界正常人总是比较多,但大多正常人又以为自己是能人,硬要登高,结果让自己设下的失败陷阱摧毁自信,搞不好变废人。设计让自己往阻力低的方向走,并不表示对人生、工作没有要求,正好相反,这是要累积小小的成功建立信心。如果你是团队领袖,大概有点能力了,但万勿以为队友都能和你一样,徒添失望而已。要带领团队登向高峰,还是要设计让队友容易跟随的方法,达到目标以后,团队信心提升,便能向挑战阻力更高的目标。如此,碰到蝉鸣这类问题时,大概就不至于砍樱灭蝉吧!

2017.10.09刊于中国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