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同乐

麻坡警察在夜总会和偏门大佬庆生视频外泄,叫我纳闷的,不是黑白同乐,这不是新鲜事。

话说十多年前我有个旧友肯尼,当时他二十出头,刚离开警队。他是新人,上任不久就随上司一队人去巡逻。到了某个偏门场所,把负责人叫出来,二话不说就毒打一顿,打完就走。他在一旁噤声,后来同伴解释这是下马威。去到下一站,互动就很不一样了。

大佬出来和上司打招呼,两人友善得很,大伙坐下来喝饮料寒暄。大佬掏出几个信封,上司接过,自己收一个,其他的派给下属。肯尼是新仔,没份,但也不会无知到以为信封里的是秘密情报。肯尼还跟我说很多故事,比如毒品怎样从证物房里流回市场等等,最后他受不了,离开。也是十多年前,我听过一名在职警官演讲,说起警队里的歪风,也大致如此。那是十多年前的事,那些事一直发生到十多年后,没什么改变。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这些情节超越了黑帮电影,像《无间道》的刘建明总是秘密地独会大佬,闪闪缩缩见不得光,而我们这里是整队警察一起party。叫我真正纳闷的是,还有人胆敢录影上传社媒,完全当法律没到。这若不是极端愚蠢,便是极端狂妄,无论何者都暗示了当事人心态:老子横行惯了,你奈我何?

时光再倒流到三十年前吧,先父告诉我他从事新闻行业时的故事。一记者问他,要不要同去大山脚的炼毒场开开眼界?我爸不敢去,只感纳闷,怎么连记者都知道的炼毒地点,警方却没有行动?这问题的答案,大家心照不宣。撇开毒业,你在街上看到的那些二楼按摩中心,没有“皇气”关照他们能如雨后春笋吗?那些三十多年前的事,一直发生到三十多年后,没什么改变。

我很记得读过一篇评论清朝末年的文章,作者说当时贪腐已不是风气而已,而成了制度。你不给钱,考不到驾照;你不给钱,建筑不批;你不给钱,开不了店。撇开道德不谈,贪污增加营运成本,减低产能和产值,使企业无法公平竞争,整体经济受打击。清朝衰亡,和贪腐脱不了关系。贪腐成了制度,那就根深蒂固了,上世纪七十年代香港成立廉政公署,费多大的决心和气力才洗清贪腐。这里我们大概只能寄望反贪委会了,他们的努力和贡献不容抹杀,虽说反贪委会隶属首相署。

黑白同乐,我是说错了,明明是黑黑同乐。警队风气的问题,绝对只是整个国家问题的冰山一角。恐怕我们现在正乘着清朝制造的铁达尼号,航向冰山。

2017.10.17刊于中国报

欢迎留言讨论